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小品《瘋狂炒作團》

小品《瘋狂炒作團》 小品: 瘋狂炒作團 人物:五男四女 程野,男,三十歲左右,炒作團頭頭。 張小飛,男,三十歲左右,促銷組成員。 於洋,男,二十五歲左右,銷售組成員。 楊冰,女,二十歲左右,銷售組成員。 蔣依杉,女,二十歲左右,策劃組成員。 王金龍,男,二十五歲左右,保衛組成員。 張堯,男,二十五歲左右,促銷組成員。 嬌嬌,女,二十歲左右,售後組成員。 道具: “大成子炒作團”牌子一個,板磚一塊,服裝可以模仿程野、張小飛、於洋、胖丫、楊冰、蔣依杉、王金龍、嬌嬌、張堯的穿戴 大綱: 聽說張經紀開瞭一個賣車代理行,程野手裡舉著一個“大成子炒作團”的旗子,帶領張小飛、於洋、胖丫、楊冰、蔣依杉、王金龍、嬌嬌、張堯為張經紀炒作,策劃組,銷售組,保衛組輪番上陣,把張經紀口袋裡的錢忽悠走瞭。更可氣的是,他們還假冒愛車小屋的名義進行欺騙,被張經紀識破,最後他們才發現張經紀是工商局的臥底,專門搜集他們假冒愛車小屋名義坑害消費者的證據。最後程野耷拉著腦袋,帶著張小飛、於洋、胖丫、楊冰、蔣依杉、王金龍、嬌嬌、張堯走下舞臺:愛車小屋不是炒出來的,那是真幹出來的!本小品從側面印證瞭愛車小屋的卓越品質, 讓人們從笑聲中瞭解瞭品牌的價值所在,為產品作瞭很好的宣傳!! 程野手裡舉著一個“大成子炒作團”的旗子,帶領張小飛、於洋、胖丫、楊冰、蔣依杉、王金龍、嬌嬌、張堯走上舞臺。 程野:各位團員,聽說前幾天張經紀開瞭一傢代理車行 。兵貴神速,我們趕緊去找他談談炒車的事情。 胖丫:我聽說自從霧霾一到,車價跌得很厲害啊! 程野:假象,絕對的假象!一線城市在下跌,二線城市看漲!專傢說瞭瘋狂炒作團劇本,手中有寶馬瘋狂炒作團劇本,賺錢不用愁;心中有奔馳,生活不用憂。 胖丫:現在的專傢還靠譜嗎?一會說“不買車就是不愛國”,一會又說“霧霾主要都怨車”,一群什麼人呀? 於洋:減肥不能看廣告。 胖丫:看啥呢? 於洋指著自己的臉:看療效。 胖丫:這話我信。 於洋:賣車也不能靠廣告。 胖丫:靠啥呢? 於洋:靠咱們如何去炒。 程野:真金不怕火煉。要是車好賣,汽車廠自己都能賣,還用得著代理商嗎?如果說他們現在掉到水裡快淹死瞭,咱們炒作團就是他們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張小偉走上臺來,走到臺前想往臺下跳。 程野上前一把抓住他的手:這不是張經紀嗎? 張小偉:是大成子。 程野:你這是幹啥呢? 張小偉:想深入基層。 程野:再有急事,也得走樓梯呀。 張小偉:說實話,我真不想活瞭。 程野:大過年的,到底怎麼回事? 張小偉:2014真煩惱,經濟危機來到瞭,車子賣不掉,準備把樓跳。 程野:別著急,我能幫你。 張小偉:怎麼幫? 程野:你不知道吧,我炒車都炒一年瞭。 張小偉:我原來手裡有500萬,現在就剩下20萬現金瞭,現在這形勢,還炒啥車呀,就你這體格,還是回傢炒菜吧。 程野手指炒房團成員:你不信,今天我們大成子炒作團就現場給你炒一把。 張小偉:好,死馬就當活馬醫吧。 程野:策劃組上前一步。 蔣依杉走上一步。 蔣依杉:請問張先生,您賣車的門臉在什麼位置? 張小偉:汽車修理廠旁邊。 蔣依杉:我們建議你的門臉改為愛車小屋。 張小偉:為啥叫愛車小屋? 蔣依杉:香百年車載香水你應該知道吧!愛車小屋主要經營國內外知名品牌的車內飾產品,比如汽車坐墊,腳墊,汽車音響等。 張小偉:人傢那是品牌,你也敢假冒? 蔣依杉:不假冒品牌,怎麼賺錢呢? 張小偉:還有啥高招?…

「諸位,吾等繼續痛飲美酒。不醉不歸,不醉不歸……」

袁術此時心情大好,既幫着了曹操,又打壓了劉備。遏制遏制劉備仗着自己是漢室宗親就到處挖人的囂張氣焰! 說實在的,劉備對待其麾下將領和士兵,可謂是愛兵如子。但缺點就是喜歡去挖人牆角,背刺就特別難受……。 這一次江宇華帶席現出來,除了做出悠閑的樣子刺激江亦權,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教會席現游泳,至少下次掉進水裏,懂得如何自保。 席現不會游泳,小孩子靠近水邊危險很大,平時連水都很少看到,更別說學游泳了,孤兒院裏什麼課都有,就是沒有游泳課。 而席現一本正經,「我覺得我不和你在一起,應該也不會沒事兒往江里跳。」 江宇華一語戳破,「你該不會只是懶得學吧。」 席現:...... 不想學也沒辦法,前段時間被推下水,竟然還在撲騰,失足落水的第一反應,就是絕對不能撲騰,越撲騰越會耗盡體力。 江宇華騎了摩托艇帶席現出海,席現正在觀望一望無際的大海,沒等他反應過來,摩托艇停在距離岸邊有段距離的位置,一個巨大的力量夾在席現的腰間,和那天恐怖的記憶一樣,席現被江宇華一把推了下去。 苦鹹的海水瞬間灌進了嘴裏,席現慌忙之中本能的求生反應,四肢開始胡亂動彈,「救......唔......救命!」 「放鬆,讓你的身體自己浮起來!」江宇華拿着救生圈,一頭拴在摩托艇上,他也跳下了海。 「不......」席現隨着海浪上下波動,腳下沒有了支撐,瘋狂地撲騰,慌張無措,「我不行!救命!」 海浪浮沉,就像是漂泊的孤島,無依無靠,席現最怕這種被丟棄的感覺,苦鹹的海水不斷嗆進肺里,呼吸十分困難。 突然一隻很有力的手臂,從席現的腰部穿了過去,絲毫不費力地,將他從鹹水中帶了出來。 …

沒錯,這就是所謂的一見鍾情。

鼓起勇氣跟張曉表白后,兩人順利的交往在一起。 她喜歡和張曉待在一起的感覺,氣氛很舒服,很懷念。 她和張曉分手並不是因為她厭倦了這段感情。 反而是因為她更加在乎張曉。 她可以明顯的感覺到張曉並沒有愛上她,或許從一開始就沒有喜歡她。 還有兩人之間有着周悅彤。 明明周悅彤和張曉不是一個大學,而且兩人學校的距離還挺遠的。 但這丫頭每個星期風雨無阻的都會來找張曉。 而張曉就算和自己是男女朋友關係也沒有明確的拒絕周悅彤來找他。 就算是朱玉用自己身為女朋友的身份讓張曉做出選擇。 張曉也一副大不了就分手的樣子,根本就不可能拒絕周悅彤來找他的事情。 她知道自己在張曉心目中的地位不可能超過周悅彤。 最後只能狠心,咬牙的提出分手。 和她所想一模一樣,張曉根本就沒有一點想要挽留。 …

「師父!」

—道清澈的聲音響徹在我們的耳畔,聽起來不像是我們其中任何一人的,難道...... 「爹!」 又是同樣的聲音傳來。 劉老鬼像是想到了什麼,滿臉激動地看著面帶笑意的劉小鬼,難不成剛才說話的人就是他?! 看到了劉老鬼一半激動一邊詢問的目光,劉小鬼笑著點點頭,用他那還不算太成熟的腔調說道: 「師父,我…我會說話了!」 劉老鬼渾身顫抖起來,這一天他等了多少年啊,此時此刻能聽見劉小鬼叫自己一聲師父,哪怕現在死了,劉老鬼也心滿意足了。 廖老瘋子在旁邊拍著手說道:「恭喜你了,老鬼,這孩子一體雙魂的事情被解決了,現在的他,體內不僅只剩下了一個靈魂,而且靈魂的堅固程度遠遠超過常人,這也算是因禍得福吧!」 「師父,你看我還帶回了什麼?」 劉小鬼興奮的揚了揚手中的東西,等到劉老鬼看清楚他手裡拿著的東西時,簡直如遭雷擊,那熟悉的長度,不變的顏色,還有散發出來的那股陰冷的氣息,可不就是他多年前丟失,如今日思夜想的,那件黃河撈屍人最著名的傳承法寶--撈屍桿! 劉老鬼用顫抖的手接過劉小鬼遞過來的撈屍桿,在上面不住地撫摸著,感受著撈屍桿冰涼的觸感,劉老鬼不禁淚流滿面,這種失而復得的心情,並非是三言兩語就可以表達清楚的。 「好孩子,你快把剛才水裡發生的事情,詳細給我說說。」 劉老鬼的聲音有些嘶啞,不過我們的心裡也很好奇,這劉小鬼究竟在小忘丿II的水裡都經歷了些什麼。 劉小鬼剛會開口說話,用他還不太熟練的生澀口音慢慢給我們講述著他在水裡經歷的事情。 …

「你看!」

「現在可是還有正是要辦?」 「我可是剛才,聽某些人說輸了就要自裁的?」 李天豹鬼機靈。 看眼前局勢對自己不利,他立馬岔開話題,將矛頭指向慕容痕身上。 遠處,剛剛勉強爬起來的慕容痕,聽到李天豹所說,他的兩眼通紅,怒視李天豹憤怒咬着牙,卻不知道怎麼給自己找台階下。 自己說的那些話,都是氣話,他怎麼可能傻到把自己老命搭上? 「對哦?」 「堂堂慕容家的家主,怎麼可能會言而無信?」 雷凌微微點頭,到很滿意李天豹把話題引到慕容痕身上。他面露冷笑,看着對面一言不發,站都站不穩的慕容痕。 「慕容痕,你是自己了斷?還是讓我替你動手?」 金不煥,虎目圓睜,不怒自威的注視對面慕容痕,殺人一事他很樂意效勞。 「不!」 「雷凌,你不看僧面看佛面。」 「我爸可是李天龍的岳父,你就高抬貴手吧?」 …

沒想到最後,一切都是為天使baby做嫁衣?這讓她怎麼能甘心呢。

「真的嗎,既然冰冰老師這麼說,我就不客氣了。」 宋九月看着旁邊氣得咬牙切齒地張曉紅,覺得好笑。 人有時候就是這麼奇怪,她傷害別人的時候永遠不自知,卻一直還覺得所有人都對不起她。 張曉紅從做那些喪盡天良的事情開始,就沒有資格,再繼續在c圈混下去了,還覺得宋九月搶了她的冠軍,人不要臉,果然天下無敵。 「好,你說。」 冰冰面漏喜色,他不想沾血太多,也確實覺得天使baby是可造之材。之前在比賽的時候,他不是故意卡她,只是不知道她和周楚楚私下的矛盾,希望她不要以大欺小,專心事業。 「你就是你帶着張曉紅,從這裏跳下去。」 白雲飛和朱文卿一番興奮之後,白雲飛突然想起來另一件大事。 啄木鳥音樂節的收視率增加他當然高興,但相比收視率,他更關注的還是他自己在五線藝人中的排名。 白雲飛道:「停一下,我要看一下明星排名。」 朱文卿停了下來,攬著白雲飛肩膀的手鬆開,期待道:「剛才只顧著傻樂了,這麼重要的事都忘了,快看看,排名提高了多少?」 白雲飛坐回沙發上,退出綜藝節目頁面,進入明星排名頁面。 搜索白雲飛,很快關於白雲飛的排名就出現在了電腦屏幕上。 評級:五線。 …

還記得微微一笑很傾城麼?男女主要重組CP瞭,男女顏值在線

還記得微微一笑很傾城麼?男女主要重組CP瞭,男女顏值在線 娛樂圈中有不少令人印象深刻的熒幕情侶,鄭爽跟楊洋就是其中一對,當初他們一起出演瞭《微微一笑很傾城》這部校園劇千門八將,並火遍瞭大江南北,不管是楊洋出演的“肖奈”,還是鄭爽飾演的“微微”,都是受到瞭觀眾們的青睞。不少CP粉都期待著兩人能再合作電視劇,如今確實傳來瞭一個好消息。 據網上爆料稱,鄭爽跟楊穎將會再次飾演cp,合作的這部古裝電視劇是《朱顏》,該劇改編自滄月同名小說,跟我們講述瞭空桑王朝赤之一族的郡主“朱顏”逃婚之後,跟她師傅“時影”之間愛恨情仇的故事女主的命運關系著整個王朝的命運,那麼當逆天改命的時候,這位少女將會遭遇到什麼磨難? 這部古裝巨作的劇情聽起來還是非常吸引人的,可以說不輸於此前大火的古裝劇《慶餘年》瞭鄭爽演過的古裝電視劇,不少原著粉已經開始期待瞭。而除瞭劇情之外,演員也是備受喜愛的,鄭爽楊洋都是出演過古裝劇的,他們的古裝扮相也很不錯。 鄭爽的新劇《倩女幽魂》還沒播出,她在劇中的扮相就非常驚艷瞭,雖然氣質上還不能媲美王祖賢,但是從穿衣五官上看來還是非常舒服的,想必她若是出演“朱顏”,也一定能有出色的表現。 楊洋的古裝也是英姿颯爽,精致的五官讓人一見傾心,跟鄭爽出演情侶那可真是一道風景線鄭爽演過的古裝電視劇,畢竟兩人的顏值都是非常高的。 不僅是顏值般配,連身高也是如此搭,若是兩人真的再次合作,CP粉應該也會激動到睡不著瞭吧? 不過這部劇目前還沒有官宣演員陣容,如果真是鄭爽跟楊洋擔任男女主角的話,收視率也應該不輸《微微一笑》的,真的很想看到肖奈跟微微合體呀,你是否期待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宮玉和夏文樺各送了二百文錢,隨後,夏文樺便在趙勇的引領下跟幾個同村人坐在一起。

而宮玉則被趙勇媳婦帶着去了后廚。 在前院,前來吃席的都是男人,老的少的,唯獨不見女人。 並不是說這種場面沒有女人的摻合。事實上,這酒席的操辦村裏的好些婦人都來幫忙了,但很遺憾,因為她們是女人,所以都只能在後廚吃一點墊著肚子,而沒有與男人們同桌就餐的資格。 宮玉目睹這場景,心中感慨著,拒絕了趙勇媳婦給她拿碗吃飯的舉動,只推辭說自己不餓。 從后廚過去,大堂那邊王彩蓮已經跟趙朋拜了堂,人群鬧哄哄的,好不容易王彩蓮才在媒人和兩個婦人的攙扶下去了後院的廂房。 宮玉目送王彩蓮的背影,說不上羨慕,唯有感嘆。 就王彩蓮平時的表現來看,她應該很喜歡夏文軒,可她最後並沒有嫁給自己所愛的男人,而是在父母的安排下嫁給了一個父母覺得不錯的男人。 然而,日子是她在過,今後她幸不幸福,大概她的父母也幫不了她什麼忙了。 酒很貴,村裏人平時都不會買酒來喝,也只有在這種情況下,前來吃酒席的人才有機會品嘗一番酒的味道。 趙四愛佔便宜,他們那一桌的酒在別人看熱鬧的時候,他神不知鬼不覺的就喝了半瓶,由於喝得太急,新娘新郎被人簇擁著送進洞房時,他白眼一翻,全身一抽,猛的就摔到地上去。 「怎麼回事?」頓時有人驚得把注意力轉移了過來。 趙四在地上躺着不住地抽。 有人看他口吐白沫,嚇得跑去了老遠。 「他是醉酒了,還是怎麼的?」 …

宮玉和夏文樺各送了二百文錢,隨後,夏文樺便在趙勇的引領下跟幾個同村人坐在一起。

而宮玉則被趙勇媳婦帶着去了后廚。 在前院,前來吃席的都是男人,老的少的,唯獨不見女人。 並不是說這種場面沒有女人的摻合。事實上,這酒席的操辦村裏的好些婦人都來幫忙了,但很遺憾,因為她們是女人,所以都只能在後廚吃一點墊著肚子,而沒有與男人們同桌就餐的資格。 宮玉目睹這場景,心中感慨著,拒絕了趙勇媳婦給她拿碗吃飯的舉動,只推辭說自己不餓。 從后廚過去,大堂那邊王彩蓮已經跟趙朋拜了堂,人群鬧哄哄的,好不容易王彩蓮才在媒人和兩個婦人的攙扶下去了後院的廂房。 宮玉目送王彩蓮的背影,說不上羨慕,唯有感嘆。 就王彩蓮平時的表現來看,她應該很喜歡夏文軒,可她最後並沒有嫁給自己所愛的男人,而是在父母的安排下嫁給了一個父母覺得不錯的男人。 然而,日子是她在過,今後她幸不幸福,大概她的父母也幫不了她什麼忙了。 酒很貴,村裏人平時都不會買酒來喝,也只有在這種情況下,前來吃酒席的人才有機會品嘗一番酒的味道。 趙四愛佔便宜,他們那一桌的酒在別人看熱鬧的時候,他神不知鬼不覺的就喝了半瓶,由於喝得太急,新娘新郎被人簇擁著送進洞房時,他白眼一翻,全身一抽,猛的就摔到地上去。 「怎麼回事?」頓時有人驚得把注意力轉移了過來。 趙四在地上躺着不住地抽。 有人看他口吐白沫,嚇得跑去了老遠。 「他是醉酒了,還是怎麼的?」 …

「目前是陳哥自己在做,但是做起來之後肯定會跟官方合作的。你們不知道陳哥有多厲害,吃飽了外賣聽說過沒有,算了,你們這些沒見過世面的傢伙哪知道外賣是什麼,我給你們詳細講講……」

王小花難得一次揚眉吐氣,帶着炫耀的口吻一通吹,結果把許多人關注的重點從補課帶到外賣上了。 「我們學校的食堂也難吃得要死,我也想點外賣。」 「我突然覺得好餓。」 王小花心裏鄙視「一群飯桶。」 但是她也覺得,陳哥的事業做得這麼成功,光是說說都覺得很威風。 陳哥真是厲害的人。 外賣做得這麼好,家教肯定也會很成功。 …… 胡江海最近一直在搜集陳飛揚的材料,關注他的動向。 現在他基本確定,陳飛揚的下一步,應該是進軍家教市場。 「哼,我拿你的外賣項目沒辦法,你要是做家教中介,可就落到我的手裏了。」 胡江海心裏暗喜,胡家在容城的教育系統,是說得上話的,暗中給陳飛揚下幾個絆子,輕而易舉。 不過只是這樣的話,他覺得沒啥意義。 哪怕把陳飛揚的項目搞黃了,他自己也得不到什麼好處,這就不太划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