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畢竟一個飆車高手,帶著一群傻白甜的小藝人混,到時候不得突出她的厲害么?

想想,她在玩的同時,還把好感拉足,確實非常的不錯了。

到了節目組,節目組想了一個搞笑的出場方式,比如節目組嚇藝人。

顏所棲剛好坐著,旁邊的牆突然竄出來一個殭屍。

顏所棲看著這個偽裝的殭屍,第一反應覺得對方是不是個傻,逼,第二反應想到這是在錄製綜藝,要把綜藝效果給拉足,就配合得嚇了好大一跳。

結果還把殭屍給嚇回去了!

這殭屍到底有沒有膽哦!慫成狗了!

因為顏所棲是第一個出場的藝人,之後每來一個嘉賓,這個傻叉殭屍就要出來鬧一鬧。

顏所棲忽然覺得蔓姐是在折磨她。

聽著小弟小妹一個個鬼哭狼嚎后,顏所棲實在是忍不了了,就開始起鬨:「節目組不仁不義,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我們去收拾殭屍吧!」

。nocontent。 陳凌觀察一遍后,壓低聲音,道:「這裡地勢足夠高,最適合做防守陣地,先回去把機槍,火箭筒拿過來,你就在這裡策應,我一個人潛伏進入,製造混亂,像之前那樣,等他們出來的時候,儘可能把他們全部解決掉!」

耿戰點頭,道:「行!」

按照眼前的情況,敵人如此嚴密的防守,其他人根本不可能潛伏進去。

耿戰自己在腦海都推演過好多遍,都找不到合適的路線,不管選擇何種方式,都很容易被對方發現。

對這裡進行布置的人,肯定是作戰經驗非常豐富的老手,否則不可能規劃得如此詳細。

周圍根本看不到一個死角!

因此,耿戰越發相信這裡很有可能有一條大魚!

這幾天,他跟陳凌配合,知道他的本事。

這傢伙的能力,根本不能用正常思維來計算,否則,吃大虧的肯定是自己。

因此,陳凌說他能辦到的事情,肯定能辦到。

說完,兩人分頭行動。

耿戰立刻轉身回去搬運重武器,準備大幹一場。

40分鐘后,一片烏雲遮住了天空,感覺天空都壓低幾分。

空氣都有些沉悶,像是一場暴風雨準備到來一般。

耿戰選擇好射擊位置,把機槍架起來,開始裝上子彈鏈。

一排排猙獰的子彈散發出金屬冰冷的光澤,讓人心悸。

陳凌像是預料到會是一場惡戰,帶足了子彈。

在機槍的旁邊,擺放火箭筒,手雷,步槍,全都按照戰鬥規格比例放置。

等會兒打起來的時候,能夠在短時間內解決掉敵人,全靠這些傢伙了。

因此時間匆忙,耿戰沒帶上其他人,否則龍鱗二分隊人員到齊,幹掉武裝分子便輕鬆多了。

「修羅,我準備完畢了,可以開始行動了。」

耿戰準備完畢,轉頭通知陳凌,可是周圍那裡還能找到陳凌的影子?

「開始了?」

耿戰一臉駭然。

這傢伙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離開了,無聲無息的一點動靜都沒有,關鍵是這個速度,自己轉身也就是幾秒鐘的時間。

「不愧是龍牙最強的兵王!」

耿戰深吸一口氣,轉身過來,握住機槍,準備戰鬥。

自己負責接應陳凌!

此刻的陳凌靠在一棵大樹,犀利的眼神盯著前方的一處拐角,那裡有兩名武裝分子守著。

在他們的旁邊還搭建有臨時帳篷,裡面傳來打呼嚕的聲音。

陳凌計算過,要是全力爆發過去,肯定能幹掉那兩人,但是會驚動其他人。

周圍的人一旦驚動起來,四處散開,僅僅靠自己和耿戰兩人,很難全部幹掉。

而且,一旦驚動,讓這裡的頭目察覺,說不定立刻轉移。

自己的豈不是白忙活了?

陳凌的主要目的不是來幹掉這些小蝦小將,而是幹掉王登!

深吸一口氣,陳凌心頭自語:「老天開眼,王登最好在這裡,我就能報仇了!」

陳凌彎下腰左手從地面上抓起一塊拳頭大小的石頭,握緊在手心,掂量了一下,隨即手一揮。

呼!

石頭脫手而出,右前方的雜草沖飛去。

2秒后,撲通一聲,雜草晃動的聲音。

能不能將對方吸引過去,就看這一招了。

這一招叫投石問路,原理很簡單,就是鬧出一點動靜,吸引對方過去查看,然後自己趁機從另外一個方向潛伏過去。

嘩啦啦……

動靜不是很大,但是在寧靜的夜晚,先得格外入耳了。

「有動靜!」

兩名武裝分子反應非常迅速,立刻抬起槍口,對準聲音傳來的方向。

他們很快發現除了雜草晃動,什麼都沒有。

兩人鎖緊了眉頭。

「難道是山裡的老鼠?不過,好像也不大像。」一名武裝分子沉聲道。

「你去看看,我感覺有點不對勁,我在後面。」另外一名武裝分子說道,「這幾天老大讓我們盯緊了,不能有一點紕漏,否則,誰都沒有好果子吃。」

「不至於吧?我們在這裡,這麼隱蔽誰知道?而且我們這麼強的武裝力量,誰敢來招惹我們?」矮個子的武裝分子輕聲道。

他們跟著王登是一代最大的毒梟,誰敢來招惹,他們不去吞併別人都,別人都感到萬幸了。

「廢話!讓你去你就去,三國聯合調查針對的就是我們老闆,今天我們的人把他們炸了,誰知道會不會來報復?警惕一點准沒有錯。」高個子罵道。

「好吧,說不過你,不過,話說回來,今天我們把他們炸了,他們不是被嚇怕了?還敢來招惹我們?」

「誰TM知道,那幫傢伙會不會腦子進水?被那麼多廢話,等確定了情況,我們才踏實。」

「走!」

兩人一前一後的小心翼翼向前搜索,察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裡是山林確實有不少動物,但是這個時候,出沒的動物很少,不應該有這麼大的動靜。

在兩人朝草叢方向移動的時候,陳凌從藏身地樹榦潛伏出來,貓著腰,身體幾乎貼著地面,藉助周圍高高的雜草掩護前行。

前面是一處清空出來的空地,顯然是為了防止有人偷襲,而是設置的隔離帶,大概有15米左右。

那兩個傢伙被陳凌弄出的聲音吸引住,注意力都在那裡,並沒有注意到陳凌潛伏在他們後方。

陳凌手腳幾乎同步,加快移動的速度,像是一頭黑暗中的獵豹。

準備接近隔離帶時,陳凌腳下一點,全身力量灌輸到腳步,身體向前一躍,猶如炮彈一般飈射過去。

如果有人看到陳凌這個動作,估計眼珠子都要掉下來。

這根本不是人完成的動作!

也只有陳凌這種擁有4屬性的身體素質,在利用叢林之鬼的奔跑能力,才能完成如此高難度動作。

唰!

速度快,但是落地的聲音卻非常小,如果不是近距離,都沒法察覺到有聲音

「不好!」

突然,陳凌的眼睛微微眯起來,全身的汗毛瞬間豎起來一般。 這是一個嶄新的世界,世界之內是一片黑暗,頭頂仿若是一片星空。

柳席鬆了一口氣,總算是暫時安全了,現在第一重難關已經過了,即將就要面對紫妍的父親——老龍皇。

單手取出一瓶丹藥,將之打開,倒進嘴裡,這是恢復鬥氣的丹藥,為應對後續事情,柳席還是要將消耗的七七八八的鬥氣恢復。

然後收回背後已經遍布裂紋的骨翼,也不知道這玩意兒還能不能修復,柳席搖著頭想道。

旋即低下頭,看向紫妍,道:

「紫妍,還好吧,已經到了岩漿之下的世界了。」

紫妍蹙眉揉了揉太陽穴,在柳席懷裡扭了扭身子,道:

「還好啦,就是身上還有些使不上力氣,我還是太弱了,非但沒有幫上忙,還成為了累贅。」

說到最後,紫妍的聲音越來越小,好似極為內疚。

柳席索性抱著紫妍,朝著黑暗世界之中,唯一的光源所在而去,緩聲道:「這些都是暫時的,紫妍的潛力極強,所以突破才會比較慢而已。」

黑暗世界面積頗為遼闊,以柳席的速度,也是在幾分鐘之後,這才見到光源真正的模樣。

這是一扇巨大的門扉,通體由青銅所鑄就,其上篆刻著繁瑣的神秘花紋,彷彿來自遠古,記錄了天地的奧秘。

又見巨大的門扉之上,上書四個龍飛鳳舞、一氣呵成的大字——古帝洞府。

一股古樸大氣之意,幾乎是撲面而來,每一個筆畫之中,似是都蘊含著古帝至剛至強的意志,讓每個觀看的人,不由生出頂禮膜拜的想法。

柳席只看了一眼,就強行挪開了視線,剛才,好似靈魂都在顫抖,好似要生出臣服之心。

眼中閃過一絲厲芒,順便將紫妍好奇的小腦袋推向一邊,道:

「不要看,不是什麼好東西,哼哼,好一個陀舍古帝,還真是霸道啊!」

「大哥,這裡就只有一扇青銅門扉,要是有寶物的話,就只有裡面了,讓我看看可不可以打開!」

被柳席推開腦袋的紫妍,極力表現自己的存在感,柳席拼了命帶她來到這裡,她也不想讓柳席失望而歸。

「也不盡然……」

柳席聲音莫名道,其中透著一股震驚,驚嘆之意,就像是見到什麼不可思議之物。

聞言,紫妍好奇的扭過頭,看著近在咫尺的柳席臉龐,炙熱的呼吸打在紫妍臉蛋上,讓紫妍感到痒痒的。

柳席的眼眸,則是縈繞上一層青色火焰,透過這層青色火焰,讓其視線可以洞穿黑暗,看見其中隱藏的事物。

紫妍好奇之意更甚,扭過身子瞪大雙眼,眼眸之中縈繞上一層紫意,循著柳席的目光望去。

那是一條龐大得無法形容的生物,它盤踞在黑暗的虛空中,紋絲不動,紫妍的視線,順著它的身體移動。

然而,當她的視線被遠處黑暗的空間所阻攔時,卻依然是未能見到它的盡頭之所在……

這神秘的生物,通體呈現紫金之色,冰冷的鱗片覆蓋著它的身體,一種蒼勁宛如鋼鐵般的感覺,油然而生。

紫妍心中生出一股寒意,一雙小手抓緊柳席的衣服,可見紫妍也是被這神秘生物嚇了一跳,可隨即紫妍就感到一絲熟悉。

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明明是該害怕的,可心中非但沒有一絲懼意,還生出一種輕鬆之感。

「大哥,這隻生物,讓我有種熟悉的感覺……」

紫妍蹙眉,拚命的回憶自己的過去,明明並沒有見過這般巨大的生物才是,可這種熟悉的感覺,是從何而來的?

是老龍皇啊……柳席心中明白,可卻沒有明說的意思,否則後面要怎麼解釋。

而且這老龍皇帶給柳席的,是一種如同死兆星在頭頂閃耀的感覺,心臟狂跳,靈魂深處不斷傳來驚兆,逼迫柳席趕緊離開。

柳席心中警惕之心大漲,視線鎖定在老龍皇之上,努力讓聲音顯得平緩:

「那紫妍好好想想,是在什麼地方見過,能不能安全離開,就全看紫妍的了。」

「嗯,好……」紫妍蹙眉瘋狂思索。

而在這時,這恐怖的生物睜開了雙眼,眼中泛著淡淡的猩紅之意,巨大的眼瞳轉動,鎖定在柳席身上,淡漠洪亮仿若雷霆的聲音,在黑暗虛空之中響徹而起。

「闖墓者……可持有古玉!」

柳席強忍著轉身就逃的本能,緊了緊懷裡的紫妍,在這冰冷的黑暗世界,唯有懷裡的紫妍,可以給柳席帶來些許安全感。

「沒有!」

聽到此話,原本淡漠沒有焦距的巨大眼瞳,開始匯聚出神采,就好似這隻沉睡的猛獸,才是真正蘇醒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