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沒想到最後,一切都是為天使baby做嫁衣?這讓她怎麼能甘心呢。

「真的嗎,既然冰冰老師這麼說,我就不客氣了。」

宋九月看着旁邊氣得咬牙切齒地張曉紅,覺得好笑。

人有時候就是這麼奇怪,她傷害別人的時候永遠不自知,卻一直還覺得所有人都對不起她。

張曉紅從做那些喪盡天良的事情開始,就沒有資格,再繼續在c圈混下去了,還覺得宋九月搶了她的冠軍,人不要臉,果然天下無敵。

「好,你說。」

冰冰面漏喜色,他不想沾血太多,也確實覺得天使baby是可造之材。之前在比賽的時候,他不是故意卡她,只是不知道她和周楚楚私下的矛盾,希望她不要以大欺小,專心事業。

「你就是你帶着張曉紅,從這裏跳下去。」 白雲飛和朱文卿一番興奮之後,白雲飛突然想起來另一件大事。

啄木鳥音樂節的收視率增加他當然高興,但相比收視率,他更關注的還是他自己在五線藝人中的排名。

白雲飛道:「停一下,我要看一下明星排名。」

朱文卿停了下來,攬著白雲飛肩膀的手鬆開,期待道:「剛才只顧著傻樂了,這麼重要的事都忘了,快看看,排名提高了多少?」

白雲飛坐回沙發上,退出綜藝節目頁面,進入明星排名頁面。

搜索白雲飛,很快關於白雲飛的排名就出現在了電腦屏幕上。

評級:五線。

排名:7356。

白雲飛呆了一下。

朱文卿也愣住了。

他們清楚記得,昨天的排名還是在七千九百名左右,今天就躥到了七千三百多名?

這也太快了吧!

那明天呢?排名豈不是要衝進前七千了?

而且今天可是還有不少新聞媒體報道了啊,這對排名的提升也是有幫助的。

朱文卿揉了揉眼,道:「雲飛,你再刷新一下,電腦不會出錯了吧。」

白雲飛鄙視了一眼朱文卿,這麼幼稚的問題也問的出來。

不過,白雲飛還是刷新了一下,果然,排名還是7356!

砰!

朱文卿心情激動難耐,一掌拍在茶几上,手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紅了起來。

白雲飛臉色倒吸一口涼氣。

朱文卿道:「你抽什麼氣?」

白雲飛看了看紅酥手,道:「我為你抽的。」

朱文卿也不理睬白雲飛的打趣,哈哈笑了起來,「勞資高興,勞資這次撿到寶了!」

以前的朱文卿,那是海外留學的高材生,儀錶堂堂、文質彬彬,一個字形容就是「儒雅隨和」!

而現在呢,張口閉口就是勞資,已經被白雲飛潛移默化的影響了。

白雲飛笑了兩聲,打開微博,他要看看微博粉絲有沒有漲。

對於一個藝人來說,微博粉絲是顯示咖位的重要因素之一,那些三線以上的大明星,動輒幾百上千萬的粉絲,有什麼事在微博上一呼百應,影響力大的驚人。

這一次的啄木鳥音樂節,是他出道以來參加的最大的活動了,當然,在《我是歌王》救場那次不算。

不知道能增加多少粉絲,白雲飛搓了搓手,心情有些激蕩。

之前他用電腦登過微博,不用再輸入賬號密碼了,點進去就直接登錄。

微博粉絲:228910。

白雲飛哎呦了一聲,雖然之前想過這一次應該會增加不少,但沒想到增加了幾乎十萬粉啊!

啄木鳥音樂節半決賽播出之前,他的微博粉絲才十一萬多,不到十二萬,今天直接躥到了二十二萬多粉,簡直比的上他之前微博粉絲的總和了。

朱文卿坐在白雲飛身邊,嘖嘖道:「知道一個好的資源對藝人的重要程度了吧?你如果總是接那些邊角料的小資源,想要積累這麼多粉絲,還不知道得等到什麼時候呢。但現在一個啄木鳥音樂節的半決賽,就讓你增加了這麼多。」

白雲飛點了點頭,他現在是非常認同朱文卿的話,看着電腦上最近一條微博下面,已經有好幾千條評論了,白雲飛就興奮,這才是明星啊!上一世他就有明星夢,甚至也註冊了微博,但除了微博官方的賬號外,一個關注也沒有,發個微博出去,連個水花都打不起來。

他最近發的微博,還是那首無題詩——「咬定青山不放鬆,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

白雲飛點開評論,看看這些新粉絲都說了什麼。

「從《成都》慕名而來,唱的真好聽啊!」

「看了啄木鳥半決賽過來的,沒想到白雲飛居然還寫了詩!」

「我就說嘛,那首《成都》就跟詩一樣,原來白雲飛真會寫詩啊,還別說,寫的真不錯。」

「白雲飛簡直就是個寶藏啊!」

「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厲害了,寫的真好!」

「白雲飛老師,什麼時候再寫首詩唄?」

「我去文化總局官網上查了白雲飛的明星排名,我的天呢,這傢伙是磕了葯吧,躥升神速,昨天到今天直接升了幾乎六百個名次,我之前粉的那個藝人和白雲飛比簡直弱爆了!沒錯,我現在是白雲飛的粉絲了。」

白雲飛興趣盎然的看着粉絲們的評論,有人說他詩寫得好,有人說他是一個優質偶像值得去粉,還有人說他長得帥、有才華,還有人說他氣質高冷。

白雲飛樂的嘴巴都咧到耳朵上去了,被人讚美的感覺真爽啊,真爽啊,真爽啊!

朱文卿也笑了,道:「要是讓那些說你高冷的粉絲看到你現在這個樣子,不知道會不會心態炸裂。」

白雲飛白了一樣朱文卿,道:「我在公眾面前可是很注意形象的。」

說完,白雲飛刷新了一下,看看有多少新評論,每增加一個新的評論,都能讓他的心情愉悅三分。

朱文卿看着白雲飛盯着粉絲評論,樂的屁顛屁顛的模樣,撇嘴道:「你看你這沒見過世面的模樣。」

白雲飛沒搭理他,眨了眨眼,盯着電腦屏幕,剛剛刷出來一個新評論。

白雲飛對這個發評論的昵稱有些印象,當時莫文聰的粉絲來他微博下罵他的時候,這個【小百合】就是最維護他的微博粉絲之一,當時【小百合】被罵了一個狗血淋頭,慘敗下來。

朱文卿順着白雲飛的目光看過去,也是一怔,道:「雲飛,這個【小百合】你不覺得有點熟悉嗎?」

白雲飛點了點頭,「熟悉,上次我被莫文聰的粉絲罵,就是她幫我罵回去,反而自己被罵慘了的那個。」

朱文卿搖了搖頭,:「不是,我記得你貼吧大吧主好像就是叫【小百合】吧?」

白雲飛一愣,「是嗎?我沒注意,我逛貼吧只看帖子了。」

朱文卿嘿了一聲,這什麼藝人啊,自己貼吧吧主都不知道。

拿起手機,打開貼吧看了看,把手機屏幕對着白雲飛,「你看,肯定是她,連頭像都一模一樣,你找時間跟她聊聊,讓她給我們兩個吧主的位置。」

白雲飛點點頭,這個【小百合】應該算是他粉絲中的元老了,呃,他出道才不到半個月。

白雲飛道:「我看看她發的什麼?怎麼還有圖片?」。 「那是姜安?他去大英了?還到了決賽現場?」

「看吉祥見到姜安的那個高興勁兒,這是官宣了嗎?」

「好朋友就不能到現場觀看了嗎?」

有人真相了。「吉祥的高興,那是他鄉遇故知的反應。」

但這樣的言論在此時的輿論中,就彷彿是吉祥粉絲的強詞奪理,並立即被淹沒在大眾的腦補中。

「看那擁抱,多麼地自然流露,這就是官宣。」

「不會吉祥剛登上世界頂峰,就要結婚了吧?」

「不要啊,女神等等我,我還沒長大,等我娶你。」

吉祥粉絲也是一臉懵,知道她和姜安關係好,但還真不知道好到眾目睽睽之下就熱情擁抱的份上。

他們交談的那一刻,有粉絲真擔心他們會激動親在一起,那真是洗也洗不清了。

繁華落幕,接下來的幾天吉祥沒了消息。

國外工作結束,你總要回國吧,有粉絲開始蹲守機場,就不信你不回來。

然而三天後,還是沒等到吉祥,卻等到了吉祥在微書上曬出了一個視頻。

吉祥是個不太發微書的人。

自拍?最近幾個月幾乎都不存在。

但隨著吉祥越來越火,現在只要是關注音樂,聽歌的人幾乎無人不知道吉祥,而且在全世界範圍內。

對吉祥感興趣的人查來查去,發現吉祥目前只有一個微書,還不經常更新動態。

但還是有非常多的人因為吉祥下載了微書,又像姜安一樣在微書上設置了特別提醒。

只要吉祥在微書上有動態,系統立即就會給這些粉絲們發去提醒。

這也讓微書笑彎了腰。

下載量暴增啊。

甚至《唱作人》后,因為下載量暴增,導致微書癱瘓。

微書公司立即升級設備,並且留有一定的餘地,防止後面再次出現癱瘓現象。

再來看吉祥的粉絲數量已經達到驚人的三億多,這相當於全世界每三十個人里就有一個人在關注吉祥。

這一天,平平無奇,突然張曉麗手機上收到一條信息:「快來看啊,吉祥有新動態了哦!」

看到信息,張曉麗沒有立即反應過來,「快來看?哪裡看?」

想了想,張曉麗才猛然醒悟,是吉祥哎!

吉祥還能那裡有新動態,微書啊!

立即打開微書,然後,張曉麗和微書一樣——崩潰了。

已經升級了的微書再一次沒有經受起吉祥的考驗,垮了。

等到人們可以正常觀看吉祥微書上傳的視頻已經是一天以後了。

這還是樓蔡浩在刊抖上火速給吉祥開通了賬號,並上傳了視頻後分流了很大一部分流量,微書才再次支棱起來。

眾人一看,刊抖上有視頻,並且刊抖挺住了。

立即火速下載刊抖,火速關注吉祥。

於是,刊抖趴在地上大笑。

哇哈哈,我們專業做視頻的能是說倒下就倒下的?

吉祥在讓大漢的微書備受關注后,又帶火了另一個大漢的視頻app——刊抖。

經過一番折騰,張曉麗終於正常點開了吉祥的視頻。

看了一遍不過癮,張曉麗又看了一遍,直到第三遍張曉麗才感覺自己的心情有些平復了,開始仔細欣賞。

視頻的一開始,是異國的一棟鄉村房屋,屋前老老少少地站了幾個外國人。

放眼望去,都是綠色。

畫外音出現,那是吉祥在解說,「簡邀請我到他們的國家來玩,這是她的家人,這是她的家鄉,我將在這裡度過三天假期。」

簡的家人走向前,紛紛和吉祥擁抱,簡的媽媽還親吻了吉祥的臉頰。

畫外音:「簡的家人說,他們在最美麗的季節迎來了最美麗的人。哈哈,好開心被人誇漂亮。」

突然,一張五官搭配精緻的臉出現在屏幕上,因為離鏡頭太近,張曉麗看到除了臉還是臉。

臉上的兩隻大眼睛中都是笑意,帶點兒得意,還帶了點羞意,撲閃撲閃地。

張曉麗不由得讚歎:「真的是太美了。」

鏡頭轉換,是一片大森林。

畫外音,吉祥碎碎念:「這裡很原始的樣子,我會不會遇到熊?

簡問我想怎麼度過這三天假期,我說我要和自然親密接觸。

於是,她就帶我來森林裡采蘑菇來了哦。

簡的家人說前些天這裡一直在下雨,現在的季節又是采蘑菇的季節,森林裡一定會有新鮮蘑菇可以采。

蘑菇是好東西,可惜我不太能分辨有沒有毒,只認得幾種。」

森林裡的樹木並不是很茂密,行走在期間還會看到空曠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