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既然她都承認了兩個孩子沒有一個是武周的,那這個漂亮媳婦兒再留在這裏,顯然也是不合適的了!

雖說武周跟寨主武多也算是遠親,在這裏已然是不能接受的了。可是,就在這個關鍵時刻,門口那裏突然傳來了另外雷人的消息。

武多寨主死掉了!

!不少人聽到了這個消息,都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這要是在之前的舊時代,寨主要是死了,那可是要引發全寨民的集體討伐的。

幸好是現在。是法治時代的夷疆了。人們的反應,這才沒有那麼地極端。驪珠對着許林道:「那邊的事情,咱們還真的需要去看看呢。」

「說得也是。」許林道,「早知道方才,將寨主武多也送去醫治就好了。」

「現在說那些,已經是沒有用的了!」驪珠幽幽地道。從道義上講,武周這邊好像是佔了先機。

從血緣上講,武多寨主才是驪珠的表親。她,也就應該更多地關心武多一些才是。

他倆到了武多寨主的門口。發現對方家裏,已經是哭成一團的了。

奇怪的是,武多那麼多的親族,居然沒有人為他出頭,去武周家討個公道回來的。

後來他才從驪珠口中得知,在夷疆。像鑽別人半拉門,去偷別人媳婦兒這種事,被人打死,打死也就算了。

根本不會有人去替他出頭。何況,武多又是一寨之主,有那麼多的女人還去幹這種事情,就更加地為人所不齒了!

武多寨主的幾房女人,都帶着孩子在那裏哀哀地哭着。驪珠看了,也是不好意思的了。

許林撥開了人群。擠了進去。寨主武多已經被放到了一張門板上,照理就是要被抬出去的了。

在夷疆,人的葬俗跟內地沒有什麼大的分別。人死了都是要入土為安的。許林不懂的是。這麼一個堂堂的寨主死了,怎麼就會給草草地放在門板上了事呢?

她問了驪珠,得到的回答是:寨主死得不值。死得窩囊,死得沒有面子。這個樣子擺弄他的遺體,那真的是活該!

「我來看看。」許林看到了寨主武多的腳,彷彿在無意間又動了一下子。於是,他就擠了進去。

沒有人給他讓路來着。擠在武多身邊的,都是他的近親了。他們看到了許林,都不想讓路來着。

驪珠走了進來,這一聲表哥那一聲表兄的,人群也就把道路讓開了。許林走到了武多寨主的身邊,伸手摸了一下對方的脈搏。

「他還沒死。」許林淡淡地說。

「啊?」不少的人都大吃一驚。尤其是寨主武多身邊的那些個女人,聽到此話后頓時都跌破了眼鏡,「怎麼可能?」

一時間。眾多的女人們,都在這裏吵著喊著了。這個時候,就需要有重量級的人物來震一下場子了。

武老三出現了。他一出現,他的那些個嫂子們,就全部地不作聲了。在內地,小叔子永遠都是小叔子。從來也不敢在嫂子面前造次的。

在這裏,卻是另外的一番景象。當然,當時許林是不明白的。後來,聽了驪珠的解析,他也就明白了。

在夷疆,還沿襲著草原和大山裏的規矩。兄長死了,女人也就由兄弟來繼承。照武多現在的狀況,二哥已經沒有,武老三來繼承寨主之位,就是理所當然的了。

那武老三同時需要繼承的,就還有大哥留下的眾位女人,也就是他的嫂子們了。那些個女人們,之所以對於武老三俯首帖耳,是所他當成了未來的寨主,也當成了未來的老公來看待的!

這樣的話,也就順理成章了。

武老三呵斥道:「你們這些個女人們,全他娘的都是沒有用的!平日裏,這麼多的女人還管不住一個老公,要是我主事,早就把你們全部地打入冷窟中去住了!去去,神醫來了,你們一個個地,都給我滾到一邊涼快去!」

這麼一說,那麼一大堆的女人,也就真的讓開到一旁去了。

許林開始給武多把脈了。

【本章完】

。 譚晚晚決定要去查卓駿。

鼓起勇氣下這個決定的時候,她內心很煎熬。

她要抓到兇手,但真不希望是卓駿。

畢竟是從小一起長大,父母交好的童年玩伴,就算現在和她印象里的不符合,但也不至於做出這樣的事情。

可結果讓她很失望。

卓駿的賬戶里卻有大額資金流動。

卓家也不是特別有錢,家裏做生意,也就每年幾百萬的進項。

這一下子拿出八十萬,卓駿是借的,以他現在的人脈能借到這麼多錢也不容易。

她拿着流水記錄單,面色陰沉。

唐幸的臉色同樣不好看。

「看來,真的誤會我和你了。」

譚晚晚面色通紅,很是難堪。

卓駿的思想竟然那麼邪惡,她能對一個小孩子下得去手,她得心理變態到什麼地步?

好歹等孩子大點,成年了,再誤會還情有可原。

就因為她時常和唐幸進出,就產生了齷齪的懷疑,她覺得噁心。

她自己倒不覺得委屈,只覺得卓駿污濁的想法,玷污了唐幸清冷的心靈。

「唐幸,我先跟你說聲對不起。」

「沒關係的,我理解你的顧慮。」

唐幸聰明到不用她主動提,已經明白她要做什麼。

就算查到了卓駿,也不可能真的揭發他。

現在已經有人做了替罪羔羊,如果給警方提供新的證據,譚晚晚利用黑客拿到證據,竊取私隱的手段本就不正常,不被國內法律認可。

而且卓駿是卓家獨子,由譚晚晚舉報,那兩家的交情也算到頭了。

父母未必理解她的行為,說不定和譚晚晚還要心生嫌隙。

所以,就算查到了,也不能將卓駿繩之於法。

「對不起……」

譚晚晚滿臉羞愧。

說到底,是因為她,唐幸才有這個無妄之災的。

「我去找他,一定要他給你一個公道。」

「別去。」

譚晚晚要走,唐幸情急,一把扣住她的手。

「這麼晚,我擔心你。」

「我沒事的,他不敢……」

「他敢!」

唐幸神情嚴肅:「他都敢讓人對我做那種事,這樣的人內心能光明磊落到哪裏?你不要去,就算去,也要帶着我,我是受害者,有權利當面質問。」

譚晚晚完全沒注意到唐幸偷換概念。

那幾個混混就是想把人打殘廢,這是卓駿一開始的目的,卻不想幾個人起了色心,還想錢色兼收,才將事情變得如此嚴峻。

卓駿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惹得一身騷。

估計現在他也悔得腸子青了。

唐幸這麼往他身上潑髒水,沒有絲毫的歉意,如果不是卓駿,他也不會受這樣的侮辱。

這筆賬,他會記下的。

「那好吧,等你傷養好了再說。」

譚晚晚在醫院守着,發現唐幸有些抵觸外人接觸。

護士給他打針,不小心碰到了他的手,等人走了,他不斷地用濕紙巾擦拭,皮膚都變得紅腫,才勉強停下來。

這一點不是裝的,而是真的留下了一點心理陰影。

只要是陌生人,不論男女,他都會覺得胃裏翻湧,十分噁心。

譚晚晚發現自己靠近就沒有事,有些她能代勞的,就自己上了。

因為愧疚的原因,譚晚晚對他特別好,唐柒柒要是在這兒,估計都要感嘆,她這個親姐都做不到這一地步!

。 當然有!

所以那一刀,她刺在了他的小腹上,而不是心臟,或者是喉嚨。

當初,他那麼信任她,她有機會將他一刀斃命的!

不過,現在說來,彷彿也沒什麼用處!

他不會信的,他從來就沒有相信過他。

無論是那次的刺傷事件,還是葉悠然的事情,她的解釋,永遠都是徒勞無功!

余卿卿低下頭去,看著吃得津津有味的小雪球,忽然想:它此時一定不知道,這已經是它最後的晚餐了!

傅君年看著她蹲在那裡的瘦小身影,又孤單又無助,心驀地一疼,隨即道:「回頭等我有空,買只貓送給你。」

他喜歡貓,因為貓咪很溫順很乖巧,狗就不一樣了,有時候就會調皮搗蛋。

以前讀書時,他還曾經餵養過幾隻流浪貓。後來被余卿卿發現了,她也自告奮勇的買了小魚乾,跟他一起餵養,氣得他再也不肯理會那幾隻流浪貓了。

余卿卿正在給小雪球倒牛奶,聽了他的話,頭也沒抬,便輕輕開口:「好!」

別說是一隻貓,就算是他送給她的,是一把帶刺的荊棘,她也要接過來,用力攥在掌心裡,任憑自己鮮血淋漓!

收拾好了東西,傅君年帶著她回來的時候,很固執的將那隻小雪球塞進後備箱里,不允許她再抱著了。

蘇行止留在她身上的一切,他全都看著不順眼,務必要除之而後快!

她有些為難的看了他一眼,輕抿了下唇,隨即很乖順的將小雪球放進了後備箱里,摸了摸它的大耳朵之後,才緩緩合上了後備箱蓋子,鑽進了副駕駛。

開車回到西城國際公館,傅君年沒有下車,把東西給余卿卿放下之後,便很快驅車離開了。

從後視鏡里,他看到余卿卿並沒有走,還站在原地看著他的車子——

他知道,她看的不是他,而是蘇行止留給她的那隻狗,她最心愛的小雪球!

那隻狗,在她的心目中,就像是她和蘇行止的孩子一樣。所以他現在的所作所為,就像是從逼得他們母子生生分離一樣。

不過這也沒什麼,鎮痛過後,她就會習慣沒有小雪球的生活。

就像是現在,她不是也漸漸習慣沒有蘇行止的日子了么?

人的適應性,有的時候會強大得超乎人的想象!

想到這兒,傅君年便狠狠踩了一腳油門,將余卿卿給甩在腦後。

一口氣將車子開進了傅氏集團總部大樓的地下停車場里,傅君年才下車,伸手打開了後備箱。

渾身雪白的小雪球,正縮在後備箱里瑟瑟發抖,一雙琉璃色的眼珠子一瞬不瞬的盯著他,透露出幾分驚恐——

就像,在他身底下瑟瑟縮縮的余卿卿一樣!

下午,傅君年才從會議室里出來。

剛剛坐到辦公室的皮椅上,樓下前台就給他打來了電話:「您好,傅總,現在樓下有一位沈小姐想見您。她說她叫沈薇安,手裡有一樣很重要的東西要給您,請問可以放行嗎?」

沈薇安!

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傅君年沉思了許久,才終於想起來。

原來是沈松鶴的女兒,跟余卿卿關係很不錯的。現在沈家落魄,她來找他幹什麼?她手裡有什麼重要東西?

傅君年握著聽筒,沉吟了會兒,才道:「讓她進來吧!」

幾分鐘后,辦公室的門終於被敲響了。

傅君年敲著鍵盤的手微微一頓,隨即開口道:「進來吧!」

「傅總」,秘書小姐推開了門:「沈小姐到了!」

隨後,側身讓出一條道來。

沈薇安穿著一身淺棕色羊絨大衣,手上拿著一個牛皮紙文件袋。

近些時間一直泡在醫院,她原本五官精緻的小臉上,顯得格外憔悴支離。見到辦公桌后那個氣定神閑的男人之後,沈薇安越發低下頭去,卻又不得不硬著頭皮朝著他走過來:「傅總……」

她說著,將手中的文件袋放到他的辦公桌上,像是鼓起了莫大的勇氣似的:「這是你托卿卿轉交給我爸爸的,現在我把它帶回來換給你,求求你放過卿卿吧,這件事從頭到尾,他都是無辜的!」

余卿卿的事兒,她已經聽容與說過了。

儘管沈家現在很需要傅氏集團的幫扶,但是,她總不能讓沈家踩在余卿卿的苦痛上繼續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