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拿天龍人全滅去賭那幾乎爲零的可能,還是忍下?

這不難選擇。

可…天龍人真的還有未來嗎?

再看看,再看看,加斯頓·菲戈會不會信守承諾,讓我們在神之谷休養生息,再看看吧……

……

新世界,洛克斯海賊團。

看完轉播,克里西西忍不住痛哭了一場,半晌才終於平靜。

看着來安慰他的洛克斯,他猶豫道:“船長,我們……”

“我知道。”洛克斯說:“會聽他的安排的,接下來,新世界交給我們來平定,另外,他說的紅色歷史正文,我也會關注蒐集的。”

克里西西愧疚道:“抱歉,船長,讓你這樣的男人因爲我……”

“沒事。”洛克斯搖頭:“不是他的對手,只能聽話,無關你,沒有辦法。但總有一天,我的力量足夠,會帶大家再次挑戰他的!到時候你不能攔我,克里西西!”

克里西西一滯:“船長,你是指那個指針,神之谷……”

“沒錯,雖然不知道天龍人被瓦解,那個寶庫還在不在,但那是聖女留給我的東西,也是我一直以來的目標——找到一羣足夠優秀的夥伴,搶奪天龍人寶庫提升自己的力量,然後成爲這個世界的王!”

“我…遲早,還要去一趟!” 空也想起來了,和派蒙對視一眼。

「嗯,很有可能。」

說話之時,鹽粒開始掉得越來越多。

「看來崩塌速度比我想的還要快些,跟我來,向這邊走。」

鹽雕得到解釋,鍾離沒有繼續細說。

……

陰暗的地下,不時掉落鹽粒,加上詭異的人形雕像,有點嚇人,宛如靈異之地。

不過在鍾離的帶領下,越過一處斷裂倒塌的岩壁后,來到了一個相對完好的房間。

房間不大,也沒有外面的那些鹽雕,只有一處方台,上面擺放着一個罐子般的東西。

「這是鹽盞,也是鹽之魔神遺留之物,也是閑羽你想要的東西吧?」

默默的走上去,將東西取下來。

「我想要的確實是關於魔神權柄之力的物品,先生所料不錯,那麼我就不客氣的收下了。」

「呵呵,無妨,我對這些古物並不感興趣,而且這也是你應得的。」

鍾離說完,看着空:「旅者,你來這遺跡有沒有想要的東西?」

搖了搖頭:「沒有,我只是想一起過來見識一番,別的倒沒怎麼想。」

「而且這只是一個鹽盞而已。」

閑羽將東西收好。

「你錯了,空,這東西雖然看似只是一件尋常物品,但卻蘊含魔神的權能,那就是可以傾倒出無盡的鹽。」

聽到「無盡」二字,空還是沒怎麼心動,但派蒙眼裏卻閃著滿滿的「摩拉」。

「那以閑羽你這麼說,要是將這鹽盞帶出去,裝個幾千幾萬袋賣出去的話,我們豈不是發財了?」

派蒙說得很對,只要有點商業頭腦,想發財的,都會產生這種想法。

「看來你對鹽之魔神的了解,比我想像的還要多,連這鹽盞的能力都知道,有備而來。」

暫時沒有理派蒙。

「鹽之魔神,究竟是什麼樣,我並不了解,但也確實下過不少功夫,所以知道一些情況。」

隨後看着空他們:「空,如果你想要摩拉的話,這鹽盞屆時可以讓你拿去用一段時間,想必會讓你收穫不少摩拉的。」

在摩拉克斯面前談論「作弊」賺摩拉,讓空都有些不好意思。

空不好開口,還有派蒙這小財迷在呢。

「好啊好啊,到時候我們賺的摩拉分你一半!」

空不好意思,閑羽卻沒有顧及。

「摩拉……我暫時不缺,你們自己操作就行。」

吸收權能,這事不算急切,只要東西在手,什麼時候都能做。

派蒙還在那掰扯着手指頭算數,鍾離和閑羽他們已經向深處走去。

第二間房,和擺放鹽盞的那房間差不多。

只是這裏的物品不是鹽盞,而是一把量尺。

沒有多說,閑羽同樣收了起來,這次連權能都用不着解釋了。

反正都是與鹽有關,空也能猜到,估計又是一件造鹽的東西。

「關於赫烏莉亞依舊的權能之物,就只有這兩種,其他倒算不上多神奇。」

「如果你們想繼續深入了解這位魔神,我同樣可以帶你們走下去,如何,各位?」

鍾離的話,更多的還是在問空,因為閑羽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去不去都無所謂。

想着來時的那些鹽化之人,空沉默了一會,然後開口。

「嗯,我想繼續下去,也想多了解了解這位善良的魔神,看看她最後的沉眠之處。」

『空』想繼續,那行程也不會終結。

「好,這樣的話,我先將此地加固一下。」

身為岩神,穩固這座地下城市的上方岩壁是一件很簡單的事。

化身鍾離,雖然失去了神之心,並不代表他就不能使用神力了。

金光凝聚,一道光芒打向上方,輕喝一聲:「山岩牢固!」

本是被鹽化的山石,下一刻恢復岩石本有的形態,不斷延伸,而那些鹽粒,自然也不再落下。

「好了,我們現在可以安心前行了。」

「用不着那種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只是為了方便行事而已。」

閑羽對這種說法不太上心,無論這座城市是崩塌,還是遺留,對他來說並無太大意義。

既然鍾離這麼做,那應該是有他的考慮在內。

也許,他以後還要來一趟也說不定。

……

總共會經歷四個房間。

倒不是這座遺跡只有四個房間,而是這些房間里的東西,與赫烏莉亞有重大關係。

前兩個東西已經被閑羽收了起來,而第三個房間里,則是一柄斷裂的劍。

一把殺死赫烏莉亞的兇器。

「這柄斷劍,就是殺死鹽之魔神的武器,本來這把劍不會出現在這裏的。

只是逃離的人後來怕被魔神施以詛咒,所以將之折斷,用來供奉,用來平息她的怨恨。」

「只是赫烏莉亞,至始至終連反抗都沒有,怎麼會怨恨她的子民呢……」

鍾離依舊在為空他們講解著。

空的想法,閑羽並不知曉,但如果要讓他來評價這位魔神,閑羽只能說「傻」。

或許她有自己的理念,也很偉大,但卻很難認同。

一切的悲劇,終歸是源於自身的弱小。

她的死亡,是警示,不止是對以前的摩拉克斯,也是對現在的閑羽。

「過去的終將成為歷史塵埃,我能做的只有無畏前行。」

看着斷劍,久望不語。

「閑羽?這把劍你要嗎?聽鍾離說,它只是一件普通的劍,沒有別的作用。」

被派蒙喚回思緒,閑羽平靜的說着:「不,我並不需要這把劍,只是在想一些事情而已。」

「怎麼,要去下一個地方了嗎?」

派蒙點着小腦袋:「對,鍾離說帶我們去往最後一處地方,也就是那位善良魔神的潰散之地。」

「有所感觸?」鍾離看向閑羽。

「有,這位魔神的消亡,讓我明白了感受到了很多,是一分很重要的告誡。」

閑羽的回答,在鍾離的預料之中,看對方尋找的東西,就知道他的動機了。

「不錯的想法,不過也不要為了力量而迷失自我,那樣的話,反而是得不償失。」

說得很對,但閑羽自己心裏也有一道底線,什麼能做,什麼不能做,他自有思量。

「受教了。」

……

最後一間房,除了鹽化雕像外,並沒有任何東西,只有一攤鹽粒。

而那,就是赫烏莉亞死後的遺留。

「這就是最後的房間,也是赫烏莉亞形骸潰散之地。」

7017k 開局妙木山修仙,即將被黑棒鞭笞,怎麼辦,在線等,挺急的。

「啪。」

黑棒在空氣中劃過,鳴人下意識順着感知中的氣流躲閃,一陣勁風襲來,黑棒結結實實的打到了鳴人的胳膊上。

「嗷~」鳴人的慘叫劃破天空。

[這孩子也有今天。]自來也拿着酒瓶又灌了一口,「好了文太,不要太沮喪了,聽他們說當年水門不是召喚你打過九尾嗎?」

「我。。」咣咣灌酒的大蛤蟆沒有言語,你懂不懂什麼叫九尾啊?

「好疼。」鳴人指了指深作仙人手中的黑棒,「這是什麼東西,為什麼打人這麼疼?」

「我會用這個把自然能量從你身體里打出去,如果小鳴人快變成青蛙的話,我就用這個逐一把你打回來,感覺疼那是因為自然能量離開身體。」深作仙人很耐心的給鳴人解釋。

「看到你剛剛身體的變化了嗎?你吸收自然能量的速度非常快,我從沒見過你這種人,所以相對的風險也會更大。」深作仙人拿手中的黑棒指了指面前一堆巨大蛤蟆石像。

「看到這些人了嗎?吸收自然非常注重平衡,如果自然能量太少就製造不出仙術查克拉,太多的話就會變成這樣,成為蛤蟆,與自然進一步加深聯繫后最終就成了這些蛤蟆石像。」

「看到了。」胳膊變大變腫有疙瘩出現,手指之間也出現了腳蹼,整個胳膊都看起來很好吃,爆炒牛蛙的味道很香。鳴人抬手數了數,這些石像起碼得有四五十個,這些都是失敗的前輩。

「回憶一下剛剛的感覺,放空心神感悟自然,但是對於你來講應該不用太強求。」[這孩子生來就適合學仙術。]深作仙人第一次明確感受到了人和人的體質不能一概而論。

「繼續吧,深作仙人,不過我有個好辦法。」鳴人揉了揉胳膊,這蛤蟆教的很好,就是修仙好痛,自然之子帶來的強大被動可以很大程度保證自己感悟到自然能量,而不是放空心神大腦放空,這種要求對於如今的鳴人來講難度太大了。

「哦,小鳴人有什麼特別的想法嗎?」

「影分身之術,用影分身的話經驗就會遞增。」原著太子最大的掛之一,修行經驗修改器,多幾個影分身經驗就可以×幾,相當有身為主角的排面。

「畢竟影分身的感覺會反應到本體上啊,但是反過來說,影分身要是完全變成了青蛙,本體也就一起完了啊。」深作仙人不反對鳴人的想法,但是身為教育者,其中的風險都要給學生講清。

「這種事我知道的。」

「那麼好吧,最多四個,再多的話我就打不過來了。」

「好。」

四個鳴人坐在一排,雙腿盤起進入修仙姿態,控制自然能量的吸收。

「大狐狸,有些難啊。」鳴人坐在九尾旁邊。

九尾九條尾巴在身後豎起,盤腿而坐雙手擺出聚集查克拉的樣子,這是鳴人第一次以這種姿態觀察九尾。

「是你查克拉控制力不行,小鬼。」雙眼禁閉的九尾用腹部發聲。

「那你在幹什麼?」

「吸收自然能量。」

「?大狐狸你不對勁。」勤學の狐上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