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小品《瘋狂炒作團》

小品《瘋狂炒作團》

小品:

瘋狂炒作團

人物:五男四女

程野,男,三十歲左右,炒作團頭頭。

張小飛,男,三十歲左右,促銷組成員。

於洋,男,二十五歲左右,銷售組成員。

楊冰,女,二十歲左右,銷售組成員。

蔣依杉,女,二十歲左右,策劃組成員。

王金龍,男,二十五歲左右,保衛組成員。

張堯,男,二十五歲左右,促銷組成員。

嬌嬌,女,二十歲左右,售後組成員。

道具:

“大成子炒作團”牌子一個,板磚一塊,服裝可以模仿程野、張小飛、於洋、胖丫、楊冰、蔣依杉、王金龍、嬌嬌、張堯的穿戴

大綱:

聽說張經紀開瞭一個賣車代理行,程野手裡舉著一個“大成子炒作團”的旗子,帶領張小飛、於洋、胖丫、楊冰、蔣依杉、王金龍、嬌嬌、張堯為張經紀炒作,策劃組,銷售組,保衛組輪番上陣,把張經紀口袋裡的錢忽悠走瞭。更可氣的是,他們還假冒愛車小屋的名義進行欺騙,被張經紀識破,最後他們才發現張經紀是工商局的臥底,專門搜集他們假冒愛車小屋名義坑害消費者的證據。最後程野耷拉著腦袋,帶著張小飛、於洋、胖丫、楊冰、蔣依杉、王金龍、嬌嬌、張堯走下舞臺:愛車小屋不是炒出來的,那是真幹出來的!本小品從側面印證瞭愛車小屋的卓越品質, 讓人們從笑聲中瞭解瞭品牌的價值所在,為產品作瞭很好的宣傳!!

程野手裡舉著一個“大成子炒作團”的旗子,帶領張小飛、於洋、胖丫、楊冰、蔣依杉、王金龍、嬌嬌、張堯走上舞臺。

程野:各位團員,聽說前幾天張經紀開瞭一傢代理車行 。兵貴神速,我們趕緊去找他談談炒車的事情。

胖丫:我聽說自從霧霾一到,車價跌得很厲害啊!

程野:假象,絕對的假象!一線城市在下跌,二線城市看漲!專傢說瞭瘋狂炒作團劇本,手中有寶馬瘋狂炒作團劇本,賺錢不用愁;心中有奔馳,生活不用憂。

胖丫:現在的專傢還靠譜嗎?一會說“不買車就是不愛國”,一會又說“霧霾主要都怨車”,一群什麼人呀?

於洋:減肥不能看廣告。

胖丫:看啥呢?

於洋指著自己的臉:看療效。

胖丫:這話我信。

於洋:賣車也不能靠廣告。

胖丫:靠啥呢?

於洋:靠咱們如何去炒。

程野:真金不怕火煉。要是車好賣,汽車廠自己都能賣,還用得著代理商嗎?如果說他們現在掉到水裡快淹死瞭,咱們炒作團就是他們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張小偉走上臺來,走到臺前想往臺下跳。

程野上前一把抓住他的手:這不是張經紀嗎?

張小偉:是大成子。

程野:你這是幹啥呢?

張小偉:想深入基層。

程野:再有急事,也得走樓梯呀。

張小偉:說實話,我真不想活瞭。

程野:大過年的,到底怎麼回事?

張小偉:2014真煩惱,經濟危機來到瞭,車子賣不掉,準備把樓跳。

程野:別著急,我能幫你。

張小偉:怎麼幫?

程野:你不知道吧,我炒車都炒一年瞭。

張小偉:我原來手裡有500萬,現在就剩下20萬現金瞭,現在這形勢,還炒啥車呀,就你這體格,還是回傢炒菜吧。

程野手指炒房團成員:你不信,今天我們大成子炒作團就現場給你炒一把。

張小偉:好,死馬就當活馬醫吧。

程野:策劃組上前一步。

蔣依杉走上一步。

蔣依杉:請問張先生,您賣車的門臉在什麼位置?

張小偉:汽車修理廠旁邊。

蔣依杉:我們建議你的門臉改為愛車小屋。

張小偉:為啥叫愛車小屋?

蔣依杉:香百年車載香水你應該知道吧!愛車小屋主要經營國內外知名品牌的車內飾產品,比如汽車坐墊,腳墊,汽車音響等。

張小偉:人傢那是品牌,你也敢假冒?

蔣依杉:不假冒品牌,怎麼賺錢呢?

張小偉:還有啥高招?

程野一揮手:傳單組上。

楊冰上前一步。

張小偉:你是幹啥的?

楊冰手拿傳單喊道:愛車小屋,買車送老婆!

張小偉:買車還送老婆?

楊冰:沒錯!

張小偉:長的漂亮嗎?

楊冰:到接待處你就知道瞭。

張小偉:那我去看看。

程野:物業組上。

王金龍上前一步。

張小偉:請問你是愛車小屋的人嗎?

王金龍亮出板磚:請問您對我們有啥不滿意的地方嗎?

張小偉連連擺手:沒有沒有。

王金龍:沒事你來我們這裡溜達啥呢?

張小偉:我來看看車。

王金龍一把抱住張小偉大腿:快來人呀!

張小偉:這是怎麼回事?

王金龍:千萬不能讓你跑瞭。

程野一揮手:銷售組上。

嬌嬌上前一步:大哥哥,您渴不渴?要不要先喝點茶?

張小偉:不渴。

嬌嬌:大哥哥,走這麼遠的路,一定累瞭吧?

張小偉:是有點。

嬌嬌:來,我給你捶捶背。

張小偉:你這裡不是按摩店吧?我想買輛車。

嬌嬌:買車是個大事情,要跟傢裡人商量商量。

張小偉:我單身,聽說你們這裡買車還送老婆?

嬌嬌:對呀,買車送您自己的老婆呀!

張小偉:真能忽悠,請問你們的車怎麼賣?

嬌嬌:。

張小偉:怎麼這麼貴?

嬌嬌:大哥哥,一看您身上穿的名牌就知道你的生活品位很高,名牌雖然貴,但是物有所值!

張小偉:有道理。

嬌嬌:由於我們的車銷售火暴,車源不多,下周就開始提價瞭。

張小偉:都這麼貴瞭還提價?

嬌嬌:好東西大傢都在搶。

張小偉:你們這墻上的小紅旗是怎麼回事?

嬌嬌:我們的銷售一切透明,一切公開。上面貼紅旗的,那是代表車已經被定出去瞭!

張小偉:是不是都是些不好賣的車?

嬌嬌:您真是太聰明瞭,如果我先賣好賣的車,最後剩下不好賣的車,我就成輸女瞭!

張小偉:你不是淑女嗎?

嬌嬌:我說的是輸贏的輸。

張小偉:很有意思!

嬌嬌:我覺得這輛車不錯!

張小偉:聽你這麼一說,我還真有點動心瞭。

程野:各位業務員請註意,28號那輛寶馬已經被定,請不要再介紹。

張小偉:讓我回去考慮考慮。

嬌嬌:還考慮啥呀?昨天就有個人看過這輛車,回去籌錢去瞭。

程野:促銷組上。

張堯拿著錢跑過來:你是誰呀,敢搶我的車!

張小偉:我先來的,你怎麼說我搶瞭你的車呢?

張堯:我昨天就來看這輛車瞭,我今天剛把錢湊齊,多虧我跑的快,不然你就把我的車搶走瞭。

張小偉:你這人怎麼這樣呢?

張堯抓住張小偉脖領子喊:你看你這一身打扮,我看你根本就買不起車,別在這瞎搗亂!

張小偉:你才瞎搗亂呢!

張堯:有本事你把錢拿出來?

張小偉從口袋裡拿出一捆錢:我買車,怎麼能不帶錢呢?大成子,我現在就交定金!

張堯:我也交定金。

程野:既然一傢女兩傢求,那誰交的定金多就賣給誰!

程野問張小偉:你帶瞭多少錢?

張小偉:我帶瞭20萬。

程野問張堯:你帶瞭多少錢?

張堯:我帶瞭10萬。

程野:收錢, 車賣給張經紀!

張堯:經理,那我呢?

程野抽出兩張大團結:你的任務完成瞭,這是托費。

張堯:謝謝經理,需要我就電我,隨叫隨到!

張小偉走瞭一會又返回來:我聽說你們這裡的車是走私車,辦不瞭手續。

程野:能辦手續就不是這個價格瞭。

張小偉:可是我今年準備結婚,急等著用。

嬌嬌: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我們還年輕,不著急。

張小偉:你年輕,我不年輕,我著急,我要退款。

程野:那沒辦法。

張小偉:我剛才把錢親手交給你瞭呀。

程野:你好好看看,收據上寫的定金是決定的定,不是簽訂的定,法律規定是不退的。

張小偉:那你當時也沒告訴我呀?

程野:我告訴你,你還交錢嗎?

張小偉:我去消費者協會告你們!

程野:售後組上。

張小飛滿臉傷痕,上前一步。

張小飛:聽說你想告我們?

張小偉:對,你們賣走私車,這是欺騙消費者。

張小飛撲通一聲跪在地上,抱住張小偉大腿:大哥,可憐可憐我吧福德天官,我上有老下有小……

眾人上前一頓亂打,現場一片混亂。

張小飛摸瞭摸臉上的新傷:誰又打我兩眼炮呀?

程野一揮手:三十六計走為上,撤!

張小偉喊道:大成子,給我站住,你們不知道吧,我是工商局的臥底,專門搜集你們以愛車小屋名義坑害消費者的證據,跟我走一趟吧!

程野耷拉著腦袋,帶著張小飛、於洋、胖丫、楊冰、蔣依杉、王金龍、嬌嬌、張堯走下舞臺:愛車小屋不是炒出來的,那是真幹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