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堅持着最後打了一個電話給葉輕眉,便閉上眼沉沉睡去。

而這一邊,聽到蕭戰說出秦風遭遇炸彈轟炸的消息后,葉輕眉整個人都傻了。

腦袋裏嗡嗡的,陷入了一片空白。

秦風遭到炸彈轟炸了?

砰!

她的手顫抖了起來,甚至握不住手機,使得手機一下摔在了地上,屏幕率的粉碎。

剛好葉南天也在旁邊,看到孫女這個反應,微微皺起了眉頭。

「怎麼回事,發生什麼了,讓你這麼慌張?」

葉輕眉聲音顫抖的道:「秦風……秦風被超級炸彈轟炸了!」

「什麼?」

聽到這話,饒是老練的葉南天都嚇了一跳,蹭的一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臉上充滿不可思議。

「在哪裏?大夏,北境?」

葉南天問道。

葉輕眉點了點頭,「沒錯,就是在北境……」

隨後,將自己從蕭戰口中得知的事情經過,給葉南天說了一遍。

聽完葉輕眉的話,葉南天緩緩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上,眉頭緊緊皺了起來。

「秦閥,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秦閥做的!」

「秦閥這是瘋了,為了對付秦風,不惜動用超級炸彈,這一次他們秦閥是想和整個大夏為敵啊!」

之前秦天問出手,事實上就已經得罪了大夏民眾。

只不過,秦天問當時修為剛剛突破宗師九重,攜無上之威,將那些反對的聲音鎮壓了下來。

各大勢力礙於秦天問的恐怖勢力,也是被迫百般示好。

可如今這次就不一樣了。

秦風重新登上天策戰神之位,並且立下了絕世功勞,被無數大夏子民視為守護神。

就連那些曾經和秦風為敵的各大勢力,也心服口服,被秦風的大義所打動。

然而這時,秦閥再次出手對付秦風。

那就是徹底得罪死了所有人,踐踏了最後的底線!

哪怕有秦天問這個宗師九重的強者撐腰,這一次也沒人會站在秦閥一邊了。

葉南天說的一點沒有錯,秦閥這一次,是徹底的要和秦風魚死網破了。

哪怕秦風真的死了,秦閥的下場也絕對好不到哪裏去!

葉南天長長嘆息了一聲,不管怎麼樣,龍門遠在海外,是管不到這些事了。

他朝着孫女安慰道:「輕眉,你也不要着急,秦風福大命大,還活着也說不定。」

葉輕眉美目發紅,聲音顫抖的道:「那可是超級炸彈,秦風再厲害,也是一個人,他怎麼可能還活的下來。」

葉南天頓了頓,意味深長的道:「你還是把秦風想的太簡單了!」

「你知道嗎,秦風和霍達一戰之後,我調集了龍門所有強者,專門對那一場戰鬥進行了研究。」

「嗯?」葉輕眉詫異了一下,目光看向爺爺,不明白葉南天到底想要說什麼。

葉南天猶豫了一下,最終說出了自己和那些強者研究之後得出的結論。

「我們仔細觀察了秦風和霍達的戰鬥,秦風現在,很可能已經不是一名武者了!」

「什麼意思?」葉輕眉越發不理解。

葉南天握緊了拳頭,語氣激動的道:「秦風從頭到尾沒有將罡氣外化出來,他現在所動用的力量,是一種我們從來沒有見過的!」

「有人推測,秦風現在根本不是武者,而且根據我們得到的消息,秦風的丹田也並沒有恢復……」

「他很可能,踏上了另外一條修行之路!」

「這條路,被我們稱之為修仙者!」

這話一說,葉輕眉頓時瞪大了眼,臉上露出極度不可思議的表情來。

腦海里嗡的一片,震撼到極致。

「修仙者,怎麼可能?」

葉南天手指輕輕在桌面敲打起來,「你仔細回憶一下,秦風當初被秦天問廢掉了修為,連丹田也廢掉了,他的實力是怎麼回復的?」

「即便是亞特蘭蒂斯那些靈藥,也沒可能讓秦風恢復,這世上根本沒有讓一個丹田破碎的武者短時間內恢復到巔峰的辦法!」

「綜合這次秦風和霍達的戰鬥來看,秦風很可能,根本不在武學體系之中,那麼剩下的唯一一種可能,就是他已經踏上了修仙者的路!」

葉南天說完也是深深出了口氣。

「這些東西本來不願意和你說,是我們得到的最高機密,你知道以後,不要跟任何人提起!」

「如果和我們猜測的一樣,那秦風作為修仙者,即便是超級炸彈,也未必能炸死他!」

聽完爺爺的話,葉輕眉心情頓時激動起來。

秦風可能沒死!

而且秦風是修仙者!

她蹭的一下從座椅上站了起來,道:「爺爺,我要去大夏找秦風!」

葉南天頓時愣住了,半晌才點頭道:「好吧,這次我允許你去,不過要記得,多帶點護衛!」

正是因為有了之前的推測,葉南天才敢說出秦風可能沒死的話。

當然他自己也不是十分確定。

如果秦風沒死,而且真的和自己想的那樣,是一名修仙者。

那讓葉輕眉繼續和秦風接觸,就絕對是一條正確的選擇!

作為龍門的領袖,葉南天不單單是為自己孫女的感情考慮,也要為龍門的未來考慮。

哪怕機會十分渺茫,他也覺得有必要繼續爭取得到秦風的好感。

葉輕眉則是心中狂喜,立即開始收拾東西,第二天就坐飛機趕往大夏。

「秦風,你一定不要死,我相信你,你不會有事的!」

飛機很快就離開了龍門,葉輕眉坐在飛機上,心中不斷祈禱著。

。 第五十四章十二星宿宮(7)

歐陽雪看著空間戒指在段秦手上,不管怎樣歐陽辰沒有戴南宮雨給的戒指就好了。不知為什麼歐陽雪鬆了一口氣,臉頰微微的開心的露出了笑容。

歐陽辰三人頓時鬆了一口氣,果然老和尚說的對,山下的女人是老虎,剛才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這時一旁的王虎湊了上來,看著遠方的沙灘上,還剩下最後一位提著燈籠的引路人,拍了拍歐陽辰的肩膀,問道:「對了,還有最後一塊星宿宮的令牌了!老大老大,你到底交了多少分?我估摸著,以我們打劫那死胖子的空間戒指里的東西,分給你的一大堆全是高階內丹,應該也有好幾十塊吧,仔細算算那應該也有近兩百分了吧,足夠我們拿下一座星宿宮,這都十一名了!怎麼到現在都還沒有叫老大你的名字?奇怪啊!不應該啊?」

歐陽辰聽聞身體一顫,內心有些慌亂,目光遊離的不敢直視王虎,吞吞吐吐的說到:「我我我,沒交多少!剛好一百分。」

王虎聽聞晴天霹靂,前一秒還幻想著自己能去星宿宮享福,修行那是噗噗噗的往上竄,下一秒自己就聽見這種噩耗。

王虎頭機械似的轉過頭,眼中漸漸的怒火中燒,自己可是省吃儉用將高階內丹都給你了,當然這些內丹大部分都是打劫人家而得來的,但這不重要。為的就是讓你名列前茅,多出出鏡讓大佬們認識認識一下你,留下一個好印象!你居然居然不按劇本走,中飽私囊。

「你你你你……!」

段秦看王虎情緒有些激動的抓著歐陽辰的衣服,連忙拉著王虎,說到:「別別別!」

歐陽雪聽明白了,原來他們計劃將所有的高階內丹給了歐陽辰,讓歐陽辰能夠得到一個星宿宮,同時也讓歐陽辰在諸位長老面前留下印象。

歐陽雪看著忍受夥伴指責一言不發的歐陽辰,內心好感動,好開心,原來,原來他為了自己犧牲了自己的以及夥伴們的利益。沒想到我在他心裡原來分量這麼重啊!

歐陽雪眼冒金星,一臉羞澀看著歐陽辰,想著想著感覺自己心越跳越快,臉越來越燙。

黎小曼連忙上前將歐陽辰護在身後,連忙解釋道:「哎呀!胖哥哥,黑哥哥,你們不要怪歐陽哥哥了,歐陽哥哥是因為我和姐姐分數不夠,才將那些高價內丹給了我們湊了分數!」

王虎和段秦聽聞一愣,相視一眼,腦海又閃現出歐陽辰英雄救美的橋段,難怪冰美人和小妹只對歐陽辰露出溫柔的眼神。兩人心有靈犀的忍不住的嘀咕道:「艹,有異性沒人性,看見美女又走不動路了,又去犯傻,早晚栽在女人手裡。哼!」

黎小曼雖然沒有聽清楚段秦和王虎嘀咕的是什麼,但也知道他們抱怨一下就氣消了。

黎小曼連忙晃了晃小手,笑嘻嘻的說到:「哥哥們,你看,要是沒有歐陽哥哥給我們湊分數,你們怎麼能我這麼可愛的妹妹呢!你們看看,小曼乖不乖,可愛不?」

段秦緩緩抬起頭,看著黎小曼裝萌逗自己開心的模樣,隱藏在內心深處哪個黑暗冰冷的世界,正時刻握著刀蜷縮在角落無聲哭泣的自己,緩緩抬起頭,看著天空那一抹微弱的溫暖的光芒,情不自禁的緩緩伸出手,撫摸感受那陽光的溫暖。

「好你個黑炭頭,你竟敢吃咱們這麼可愛的小妹的豆腐!臭不要臉的!」

王虎見段秦居然伸手摸黎小曼的臉,這可是我們結拜小妹,氣急敗壞的抓住段秦的手,臭罵道。

段秦從自己內心世界回過神,不敢相信自己做了什麼,自己竟然如此輕浮去摸人家的臉。回過神來的段秦連忙解釋道:「小曼妹妹,不是不是的,你聽我解釋,我不是故意輕浮你的,我剛才,我剛才,我剛才……!」

黎小曼看著語無倫次焦急解釋的段秦,並沒有生氣,因為她看見段秦抬手撫摸自己的時候,瞳孔渙散,眼神灰濛濛的死氣沉沉的,眼中充滿了無助悲涼落寞無助恐懼,當他冰冷的手觸碰到自己面頰時候,明顯感覺到他大手有些顫慄,就這樣停了下來,沒有什麼過分的舉動,接著就看見他眼中有了一抹色彩,渴望,幸喜,逐漸淚眼朦朧。

黎小曼不知道為什麼感覺內心一痛,好想好想安慰安慰他。

「解釋什麼!沒想到段秦,你是如此輕浮之人!」

王虎氣憤的拉扯著段秦。

突然黎小曼抓住抽離自己面頰的手,雙手緊握著段秦的大手,對段秦笑嘻嘻的說到:「段哥哥,小曼知道,你是看小曼太可愛了,想像那些兄妹之間,捏一下調皮妹妹的臉!對不對!」

段秦感受著手上傳來的溫暖,內心跌宕起伏,這就是親人的牽絆嗎!好溫馨,好溫暖!

聽聞黎小曼的話,頓時有些淚奔,連連點頭,一想到自己的身份,突然感覺自己有些不配是小曼的哥哥,連忙掙脫黎小曼的手,轉過身,擦了擦眼睛,迫使自己冷靜下來。

「段哥哥,段哥哥,你怎麼了?」

黎小曼奇怪的看著段秦背影,剛才還好好的,怎麼一下子變就臉了。

「真是一個怪人!」

一旁被無視的王虎見段秦在可愛小妹這裡升級了,從黑哥哥,這麼快升級成段哥哥。從保持距離,已經升級能捏一下可愛小妹的臉了。

不行!我也想捏一下可愛的小曼,她她她實在是太可愛了。

王虎立馬伸出手只是單純的,想去親昵的捏一下黎小曼的臉頰。

黎小曼立馬退後一步,眼神戒備的看著王虎,不滿的質問道:「胖哥哥,你想幹什麼?」

「胖哥哥?」

王虎感覺自己被一道閃電劈中,悲涼的王虎內心想到:「我在小妹心裡,還沒有升級。天啊!不公平,不公平,憑什麼都給黑炭頭升級了,為什麼就不能給我升升級。我也想有個妹妹!」

社會性死亡的王虎,尷尬的捂著臉蹲在地上,一隻手在地上不停畫圈圈,也不知道他在詛咒誰?

黎小曼見王虎蹲在地上,見他那麼胖,以為他吃是吃壞肚子了!關心的問道:「胖哥哥!你怎麼了?肚子疼嗎?」

王虎聽聞滿天黑線,咬牙切齒,冷哼一聲,換個方向,繼續在地上畫圈圈,埋汰著。

黎小曼見王虎不搭理自己的模樣,不明白自己哪裡惹他生氣了,回過頭疑惑的看著歐陽辰。

歐陽辰笑了笑,說到:「別搭理他們倆,不知道他們頭腦又是哪根筋短路了,過一會兒他們自己就會好的。」

。 徐晨轉過身回頭望去,菈菲爾正在不遠處向他招手,疑惑的走了過去問道。

「嗯?菈菲爾,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菈菲爾撩了一下頭髮,落落大方的說道:「我們邊走邊說吧,不然會遲到的。」

這時候的午休即將結束,幾乎所有的學生都返回來教室,只有他們兩人走在僻靜無人的校園路上。

「上次違禁品的事情已經有結果了,聽他們說是有一個惡魔高層,為了給自己撈錢,就用那些積壓在庫房不能售賣沒有編碼的產品,擅自做出了這件事,其餘的惡魔高層都不知情。」

「他找來了一些精通偽裝魔法的惡魔,把那些東西變成了可以售賣的暢銷產品,通過正規渠道發往了世界各地。」

菈菲爾在旁邊說起了上次事件的原因,這也是她來找徐晨的原因。

「那他這麼做,難道就沒有惡魔來找麻煩嗎?而且其餘的惡魔高層,是不知情,還是把他扔出來當替罪羊,都不一定呢。」徐晨說出了自己心裏的疑問。

「應該不是替罪羊,他們所有跟這件事有關的惡魔,都被用魔法測過謊,還是由珈艾露姐姐親自出手的,失誤的幾率不大。」

菈菲爾讓徐晨放心,然後又有些嫌惡的說道。

「至於那些來找麻煩的惡魔,自然是有,可全都沒用,他把那些偽裝過的產品都賣給了在凡間上學的惡魔,還全是普通的惡魔家庭,絕不會賣給那些有背景的。」

「因為兩個世界之間總有做走私買賣的,可以為他打掩護,而普通的惡魔能力有限,他們是看不出來上面被動了手腳的。」

「這就導致了,找上門來的惡魔,根本就沒有實力反抗,就算把東西拿出來,也會被總部的機器檢測出來真實的產品信息,認為他們是通過走私,從不正規渠道購買的假貨,與他們無關。」

「不過,這次他撞到了鐵板上,已經瞞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