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人吃野獸,妖魔食人,更強的妖魔也吃更弱的妖魔,甚至就連高高在上的天神吃的也是龍肝鳳髓,天地奇珍,說白了,這世間從來都是弱肉強食!

這一瞬間,孫悟空心中突然生出一種打破現有規則,將天地三界攪亂的心思,然而下一秒就壓制了下來。

孫悟空一手捏在那「點心」盤子上,心中默訟咒語,將所有點心盡皆歸於塵土,又施展斗轉星移之術,將遠處花妖的水果攝來,將自己的空盤子換去。

「積累山大力牛魔王到!」突然一聲宣號,響徹整片山區,樹林中群鳥飛騰,這片會區若有人站立而起,都想一睹這傳奇之人的真容。

所有人都知道牛魔王的威名,他法力高強、神通廣大,曾遊歷三山五嶽,交得諸多朋友,也算是三界之中的名人,所以三界之中所有精怪都要賣他三分薄面。

孫悟空眼尖,已然看清胯下辟水金晶獸,分開江河而來的牛魔王模樣,他身高一丈,頭上戴一頂水磨銀亮熟鐵盔,身上貫一副絨穿錦繡黃金甲,足下踏一雙卷尖粉底麂皮靴,腰間束一條攢絲三股獅蠻帶,一雙牛眼如明鏡,兩道眉艷似紅霓,兩隻牛角更是有著撐破天地之勢。

「好牛王,果然厲害,不愧是能跟老孫不相上下的存在!」孫悟空看了看牛魔王的模樣,心中暗暗讚歎。

「包兄,俞老弟,金妹子,海大姐,好久不見,老牛這廂有禮了。」牛魔王下了辟水金睛獸,花果山中四位頂尖妖王已然簇擁過來,向著牛魔王問好,牛魔王亦是笑呵呵的回禮,看樣子倒是十分和善。

四位妖王簇擁著牛魔王坐到客位,正是想要借著大力牛魔王的威名,壓一壓這花果山的其餘妖王。

牛魔王坐到客位主席上,看著自己這裡的布置,笑道:「各位有心了,老牛何德何能,能享如此地位。」

豹子精道:「大王何等威名,能來我們這花果山中觀禮,已是給了我等七十三洞妖王莫大榮耀,如何坐不得如此位置。」

那牛魔王又客套了幾句,就跟四位老牌妖王聊了起來,至於其他妖王攝於牛魔王的氣勢,甚至根本不敢靠近。

少時,其他觀禮的妖王也陸續到達,有福陵山雲棧洞里的卵仙子,她美貌非常,又有如淵智謀與甚深法力,亦是一位狠妖,還有風鳴山黑虎妖王,這也是一位知名妖王,畢竟能從三壇海會大神手下逃竄的妖可不多!

這三位到齊,場中自然一陣喧鬧,然後就被黑虎妖王一聲冷哼給鎮壓了下來,畢竟所有妖怪都知道黑虎妖王法力高強卻又喜怒無常,死在他虎爪下的精怪更是數不勝數!。 輕描淡寫的語氣,讓歐敬豪呼吸一滯,一股憤怒湧上心頭。

讓鳩摩智三人也是心中更沉,臉色更加難看。

三絕宮馮道怎麼說也是一方霸主,宗師級強者。

不過憤怒中,就算是歐敬豪也只是心中憋悶至極,說不出話來。

李道強似乎的確不用給三絕宮面子。

蘇星河張張嘴,但看着李道強的面容,想起剛才的情景,明智的閉上了嘴。

甄志丙、易繼風他們都走了,如此就夠了。

剩下的四人也就歐敬豪是他邀請來的。

三絕宮不是正道,倒也······

他默默低下了頭。

「這位歐少俠,江湖就是這樣,你也不要多想,誰讓你沒有足夠強大的後台呢。」見歐敬豪說不出話,李道強理所當然的笑道。

歐敬豪雙拳緊握,臉色通紅。

既憤怒又無奈。

「李大當家,小僧乃是吐蕃國師,乃是寧瑪派,師祖蓮花生大士。」

這時,鳩摩智開口了。

雙手合十,彬彬有禮,語氣之中則是帶着不卑不亢,頗有底氣。

不懂的還沒什麼,了解的不禁看向鳩摩智。

吐蕃國師都知道,而師祖蓮花生大士,就非同小可了。

玄難、易繼風都目光一凝。

那是一位成名不知多少年的絕世強者、得道高僧!

李道強則像是一點不在乎,微微一笑道:「吐蕃國師,本寨主又不是在吐蕃,等吐蕃什麼時候打到了荊州,再說那些吧。」

鳩摩智臉色一僵,從沒有人這麼光明正大不在乎他吐蕃國師的身份。

不管心裏如何想,也不會說出來。

眉頭一跳,認真道:「小僧師祖蓮花生大士。」

「本寨主知道,不過蓮花生大士徒子徒孫不知道多少,本寨主不能每一個都買面子吧。

而且蓮花生大士也不是中原漢人啊,本寨主為什麼給他面子?」李道強淡然笑道。

無聲中,無比的霸道更濃郁了幾分。

鳩摩智臉色徹底僵硬,雙手顫抖了下,想憤怒開口,又說不出來。

李道強這顯然是不放過他了。

「你們倆呢?有什麼後台就趕緊說,省的到時說本寨主不給面子。」李道強淡定從容的看向寇仲二人。

寇仲二人只感嘴裏發澀,無言以對。

原本還想拉個遠在高句麗的弈劍大師做後台。

但看鳩摩智的樣子,現在也說不出口了。

心中沉重的難以呼吸,又一次深深認識到了這個天下。

沒有後台,寸步難行。

以前他們就都懂這些。

而現在身為絕世強者、威震天下的李道強,徹底撕下了天下間所有的遮掩,給他們切身體會的上了一課。

現實就是這麼殘酷。

剛離開不遠的易繼風等人,還有蘇星河、李青蘿等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此時,他們中除了極少人,也紛紛臉色皆不好看,很是沉重、複雜。

他們同樣被上了一課。

跟寇仲二人一樣,這個道理他們事先都懂。

可由李道強這麼個威震天下的大人物給他們上這一課,卻是讓他們記得更清楚,更有感觸。

易繼風等人一個個臉色複雜,默默加快了腳步離去。

對於剩下的四人,他們自然不會多說什麼。

一個亦正亦邪的三絕宮。

一個吐蕃藩僧。

兩個不出名的小人物。

他們自己都剛剛僥倖逃出虎口,又能多說什麼?

哪怕是心有不忍的段譽,也不敢開口,加上家臣的勸阻,乖乖的邁步離去。

苦澀無力的沉默下,對視一眼,寇仲二人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濃濃的不甘,也被死死壓在了心裏,沒有露出半點。

出身小混混的他們,更知道忍,知道能屈能伸。

「阿彌陀佛,大當家、不知您想要如何?」

鳩摩智勉強調整好了情緒,還是認清了現實,低頭道。

「放心,我李道強向來公平公正、講究誠信,不會坑你們的。」

李道強笑容溫和豪邁了不少。

當然,自是沒人相信他的話。

鳩摩智四人更是憋屈。

一個正在打劫他們的強盜,居然跟他們說什麼公平公正、誠信,不會坑他們。

不過形勢比人強,他們忍了。

「鳩摩智,你是頂尖強者,這個層次的存在,我黑龍寨明碼標價,是五百萬兩銀子。

當然,你是外族,所以要多一點,需要十倍的銀子。

也就是五千萬兩銀子,銀子拿來、你立刻就可以走了。」李道強淡笑道。

聲音未落,不少人都是面色變了。

鳩摩智雙手一握,壓下去的怒氣忍不住了。

沉聲道:「李大當家可是在開玩笑?五千萬兩銀子,大當家就算是殺了小僧、也絕拿不出來。」

已經離開不少距離的易繼風等人,都是不禁身形一頓。

五千萬兩銀子!

李道強還真是敢開口。

「呵,堂堂一國的國師,這麼不值錢嗎?」李道強微微皺眉,彷佛有些詫異。

鳩摩智臉色一陣抽動,心裏越加憋屈。

暗自一咬牙,微微昂起脖子堅定道:「無論大當家想要如何,五千萬兩銀子、小僧以及吐蕃都是絕對拿不出來的。」

「不着急,咱們慢慢談。」

李道強面帶笑容的看着鳩摩智,大有深意道。

鳩摩智眉頭緊皺,想說什麼,卻見李道強忽然轉過目光看向歐敬豪。

「歐敬豪,你還未突破到宗師之境,差不多是先天第四層次,價錢便宜,八萬兩銀子即可。」李道強淡聲道。

雖然還是憋屈的很,但歐敬豪卻也不禁暗自鬆了口氣。

這個價錢他能承受。

雙手一抱拳道:「在下身上如今沒有這麼多銀子,可以修書一封,讓人儘快把銀子送來。」

「可以,銀子到了、你就可以走。」

李道強略一點頭,爽快說道。

忽然,他看着歐敬豪、臉上露出幾許感興趣的笑意道:「歐敬豪、本寨主看你是個人才,要不要加入我黑龍寨?」

歐敬豪一怔,臉色肅然、凝重。

不等他多想,李道強就繼續好似隨意道:「本寨主向來愛惜人才,當然、你有銀子,又跟本寨主沒有什麼恩怨。

所以你是否加入黑龍寨,本寨主不會勉強你。

不過、本寨主要提醒你幾句。」

歐敬豪凝神以待,認真聽着。

雖然他沒有加入黑龍寨的想法,但一位絕世強者的話,沒人能忽視。

「你是個人才,天賦也很好,突破到宗師之境、是遲早的事情。

可是一個三絕宮,一個馮道,能支持你宗師境界之後的路嗎?

突破到宗師之境,對天下絕大部分人來說,是夢寐以求的終點。」

「但對於你這樣的人才來說,不過只是一個起點而已。

之後的路,更長、更遠。

合適的功法、後台、歷練等等。

沒有足夠的支持,你憑什麼走下去?」

「天下間的人才很多,可大部分頂多也就是走到宗師之境,比如你的外公馮道。

就是因為他們沒有足夠的支持,無力繼續向前走。

你也一樣。

想想鳩摩智,還有走的那些人,你能跟他們比嗎?」

李道強徐徐說道,語氣悠然。

好似一把刀,切開了遮掩,只剩真實。

歐敬豪眉頭緊皺,雙眼中儘是嚴肅。

寇仲二人同樣,沉默著、認真沉思。

包括易繼風、鳩摩智他們,皆是如此。

還有丁春秋、血刀老祖他們,更是無比認同。

丁春秋不禁悄悄瞪了眼蘇星河,心中恨意濃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