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一時之間,整座地宮當中,千人皆向一人跪拜!

唯有那道持劍傲立的身影,依舊傲然挺立,不受絲毫任何的任何影響,彷彿是矗立在天地之間的,一座豐碑。

這一幕流傳出去,世間所有人,恐怕都會為此震驚不已!

西南苗疆的無冕之王,南霸天。

秦閥少主,秦君臨。

全部為一人而跪!

這幅場面,足以震驚世人。

……

「哈哈哈哈哈哈哈!」

突然。持劍之人,發出大笑。

本來靜的連掉一根針都能聽得到的地下宮殿,此刻回蕩著他一人的笑聲。

秦君臨一下子懵了。

「前輩……前輩為何發笑?難道吾等所做的,您……您還不滿意?」

秦君臨根本揣測不出,眼前這個神秘人的身份,還有神秘人心中所想。

他只能小心翼翼地問詢,堪稱小心謹慎,戰若寒蟬。

秦君臨這幅膽小如鼠的模樣,哪還有之前面對西南苗疆之人,面對秦風之時的半分囂張跋扈?!

「秦君臨啊秦君臨,我笑你,真是可憐、可笑、可悲!」

對方話音一落,秦君臨的臉色,立馬狂變!

這個神秘人,怎麼可能知道他的身份?!

秦君臨雙目圓睜,根本想不通,這是為什麼!

南霸天聽得對方一句話,眉頭也是一皺。

為什麼?

為什麼這名神秘人的聲音,如此的熟悉?!

就好像在哪裡聽到過一樣!

而且印象深刻!

南霸天眉頭緊皺,腦子裡瘋狂搜索著有關此人的記憶。

聲音極為年輕,似乎不是什麼活了千年的老怪物!

那,會是誰?

尤其是這道聲音,又是熟悉,又是陌生。

說明這道聲音的主人,他們兩個並不熟悉!

但給他的印象極深!

印象深刻的年輕人,也不是沒有,就像是憐花公子和燭九他們。

但,那是因為都在七十二寨當中,幾個寨子聯繫密切,低頭不見抬頭見。

燭九和憐花公子,雖為年輕一輩的翹楚,但如果不是第十大寨和第三大寨的少主,幾乎沒有什麼值得南霸天多加留意的身份!

憑著南霸天的實力,這麼多年,幾乎沒有什麼年輕人,僅僅一面之緣,就能讓他印象深刻!

不過,也不是完全沒有!

那就是秦風!

以暗勁巔峰之力,力戰宗師之境,宋烈!

更是以同等的修為,只差一點點,就擊殺了宗師巔峰的秦君臨!

連他都忌憚的一個暗勁巔峰!

這道聲音雖然熟悉,幾乎能和記憶里秦風的聲音貼合。

可秦風不是已經死了嗎?

死在自爆當中!

何況,就算秦風沒有死於那場自爆,可秦風不過區區一個暗勁巔峰。

怎麼可能同時給他和秦君臨兩個宗師巔峰,帶來如此的壓迫之感?!

實在是太蹊蹺了!

而一旁的秦君臨,被神秘人點明身份之後,同樣亦是驚詫無比,心中更是掀起了滔天巨浪。

這人怎麼認識他的?

怎麼知道他的身份?!

難不成……難不成這其實是什麼傳承幻境,那名神秘人,和他有著什麼密切的聯繫?!

秦君臨心中一喜!

。 小傢伙說完,轉身去把手裏的薑茶遞給秦舒,好似沒有看到辛裕臉上一閃而過的尷尬表情。

「秦小姐,如果不相信你,我今天就不會特意從海城趕過來了。之前是因為我家裏對這件事有分歧,才沒有決定下來。現在我跟我母親已經談好了,我們都希望你能夠幫她治療。」

秦舒斟酌他話里的意思,問道:「那辛將軍和你的兩位哥哥,也同意么?」

「這……」

辛裕臉上的遲疑已經告訴了秦舒答案。

她唇角淡淡地一扯,說道:「辛先生,既然你們一家人沒有達成共識,我就不能隨便幫辛夫人治療。而且,我現在也還有一件比較緊急的事情需要處理,只怕有心無力。」

她這話,等於是拒絕了辛裕的請求。

現在要處理疫苗的事情,秦舒也實在是不能保證可以抽出足夠的時間和精力治療好辛夫人,她的病情根深蒂固,並非一般情況。

再說,辛家那邊意見並不統一。她又何必勉強自己,去趟這渾水呢。

秦舒的拒絕並沒有讓辛裕感到意外,他也清楚,自家這邊之前態度有失,換做任何人,都不想做熱臉貼冷屁股的事情。

以他和秦舒過往的接觸經驗,他感覺得到她身上是有一股傲性的。

記住網址et

她分明有真才實學,卻被自己家裏人質疑,能像現在這樣好聲好氣地跟自己說話,就已經很給面子了。

但是就算清楚這些,他還是不願放棄。

帶着幾分請求意味地說道:「秦小姐,不管別人怎麼認為,我和我母親都是絕對信任你的,尤其是我母親,她遭受二十多年的病痛折磨,但是,你讓她看到了希望。她真的很想得到你的治療,希望你可以幫一幫她。」

秦舒看着辛裕臉上誠懇的神情,心裏有了一絲動搖。

真要算起來的話,其實辛家跟她也有些淵源:

辛寶娥救過她的命,辛將軍幫過她,辛裕是褚臨沉的朋友,和自己也打過交道,人還挺不錯的。

至於辛夫人……雖然見面次數屈指可數,但每次看到辛夫人,秦舒總會產生一種微妙的感覺。

也許,是因為她們在容貌上有些相似?

秦舒拋開腦海里這個奇怪的想法,重新看向眼前的辛裕,想了想,到底還是搖頭拒絕道:「不好意思,除非你們家裏人都同意,否則我不會幫辛夫人治療。」

話雖這麼說,卻也留了一絲轉圜餘地。

辛家。

辛裕一回到家,就先跟哥哥和弟弟開了群視頻。

路上他一直在想秦舒的話,要說服她幫自己母親治療,就得先說服家裏其他人也點頭同意。

他決定,先從他倆開始。

沒想到剛把情況跟他們解釋完,屏幕里,老三辛佑那張和辛裕十分相似的臉就皺了起來。

「那個叫什麼秦舒的女人,真是這麼說的?她以為自己是誰?」他語氣帶着濃濃的不滿。

大哥辛哲渾厚有力的聲音緊接着響了起來:「我們要是不答應,她就不給母親治療。她以為我們不讓她給母親治病是看不起她,所以想用這種方式,逼我們認錯?」說實話,在確定這兩個鬼鬼祟祟「修女」的身份后,艾文反而有點為難。

柳纖纖不算什麼,但夢潔終究勉強可以算是自己人。

真要是把這位曾經教過自己的老師、女間諜、雪梨師姐,也來個地下室皮鞭辣椒水神馬的,他還真有點過意不去。

再說,她背後還有調查局這個讓人頭疼的存在。

《我的魔獸不對勁》第210章論女盜賊被抓住的處理方式 密室之中,張合盤坐在一整塊白玉上,表情有些猙獰痛苦。

自從得到影魔關於神識的修練之法后,他也多次嘗試修練。

不過這種魔族功法真不是人煉的,對於肉身是極度的摧殘壓榨,反正對於影魔族而言,肉身又不是自己的。

張合試著以同樣的方法,用肉身氣血滋養神識。

發現神識增長速度卻實是很快,比起正常修練要快得多了。

一般情況下,對於修士而言,法力可以通過修練而增長,另外還有不少輔助增長法力的丹藥。

但神識卻只能隨著修為而被動增長,他沒聽說過誰還能主動修練神識。

像影魔這種方法,卻是另闢蹊徑,用肉身滋養神識快速增長,倒是少見。

張合強忍著肉身痛苦,感應著自己的神識正在快速地增長,半個小時后,他不得不暫時停下修練。

現在已經是他的極限,若是再繼續下去,他的肉身就要被毀掉了。

停下修練之後,他立即服用了一粒上清木靈丹,以治療魔族功法對身體的傷害。

然後走出密室,廚房裡,小骷髏正在燒火,燉了一大鍋牛肉,裡面還放了一支300年的老人蔘。

肉身氣血的損耗,必須得像這樣大吃好幾頓才能補回來。

小骷髏見到張合修練結束,立即用一隻大海碗,盛了一大碗牛肉端到張合面前。

「好!幹得不錯!」

張合接過海碗,順口誇了小骷髏幾句。

小骷髏自從擁了殭屍心臟之後,每天精神飽滿,再也不犯困了。

張合為了小骷髏不至於無聊煩悶,便教會他燒火做飯,打掃衛生,洗腳按摩等一系列有益於身心健康的活動。

小骷髏得到張合的誇獎,心情似乎很不錯,扛著一把鋤頭又去靈田裡幹活了。

山頂小院擴建之後,張合將小院里的靈田面積擴大到了5畝左右。

現在這5畝地全都種了靈紅薯,三年就能收穫一次,一次差不多能收兩萬斤靈紅薯。

相對於靈谷之類的糧食作物而言,一次收穫以萬斤為單位,這已經是一個巨大的數字了。

張合連吃了三大碗燉牛肉,感覺小骷髏的廚藝越來越好了,牛肉燉得火候剛剛好。

又將鍋里那隻300年的人蔘撈出,就跟啃蘿蔔一般,全都吃了下去,這時候才感覺肉身舒服了不少。

像這樣用療傷丹加食補,也得六七天才能讓肉身恢復。

不過這幾天里,他可以修練《厚土長生訣》功法,受此影響並不大。

張合打坐恢復一些氣力之後,便進入了空間之中。

前段時間因為把靈珠放到靈泉里滋養,雖然增加了好幾條靈脈,但空間的靈氣濃度又下降了許多,靈泉產量也大幅減少。

他留在手裡的1000多靈石,全都扔進了空間,手裡的靈石又一次見了底。

張合在空間里轉了一圈,空間只有一畝地,都被他密密麻麻地種了各種靈藥。

裡面更有好幾株千年靈藥,幾百年葯齡的靈藥隨處可見。

在空間里挑選了一批煉製上清木靈丹的靈藥。

如今這些靈藥的價格跟著水漲船高,一般修士早就被耗得吃不起靈藥了。

對於張合而言,現在正好是出售靈藥的好時機。

麻竿率領黑水軍精銳,已經組建起一支商隊,這些靈藥就打算交給商隊去出售,換些靈石回來。

另外空間里種的靈氣西瓜和靈桃,也可以摘一些下來,準備一起交給商隊。

現在這些物資都是高價值資源,放到任何地方都是搶手貨,不愁賣,只要注意安全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