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阿克提,我要挑戰你。」

阿克提把自己的精靈收回精靈球里,看著方寧眼神中帶著好奇:「你就是打敗五十的方寧是吧?」

方寧:「是我。」

阿克提看著他直接拒絕了對戰要求:「不行,我的精靈剛剛對戰完,現在已經很累了,對戰的話明天來這裡找我。」

「好,明天過來。」

方寧沒有理會王大山,直接找了一個酒店住了下來,躺在床上看著阿克提的資料:「有意思,這阿克提手裡居然有超進化石頭,雖然現在我石頭沒了,但是我相信路卡利歐。」

原來前十才能算真正的高手,可以再次超進化,暫時變得更強來對戰自己的對手,沒事,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第二天。

再次來到了精靈對戰中心,東喬治看著他們兩人宣布比賽規則:「這次比賽規則是一對一單挑,一方精靈倒地,則另外一方是獲勝的……」

「出來吧,甲賀忍蛙。」阿克提直接拿出超進化石,讓自己甲賀忍蛙直接超進化了,看著方露出一臉自信。

阿克提:「水波動!」

方寧:「路卡利歐,波導彈!」

因為沒有超進化,路卡利歐現在反而不是阿甲賀忍蛙的對手,被打的連續後退了好幾步,而且很吃力。

「路卡利歐,好久沒有這種感覺,讓他們見識一下我們之間的羈絆!」

路卡利歐身上出現超進化的光芒,看著對面的阿克提也露出一臉笑容:「來吧,好戲現在才算開始呢。」

「路卡利歐,骨擊一氣。」

他們連續對戰了好幾個回合后,兩邊精靈的體力都消耗的差不多,看著路卡利歐點了點頭:「路卡利歐來吧,讓他見識一下我們得實力。」

「終極極限快打!」

方寧和路卡利歐用了Z招式后,這才把前十的阿克提給打敗了,同時決鬥榜也刷新了,直接給提升到了第八名。

沒過多久城主就派人過來,看著方寧:「你就是新晉生的第八名吧,按照規則,我們城主要見見你。」

方寧:「好的。請帶路。」

來到了決鬥之城的城主府,城主看著他:「恭喜,方寧你成功晉陞決鬥榜第八名。」拿出屬於第八名的獎勵,以及一個非常精緻的鑰匙遞給他。

城主:「按照規矩,這樣獎勵是你的了。」

方寧說話很著急:「城主,我只想知道現在第一名她在不在城裡,現在我有急事找她!」

城主:「跟我來吧,我帶你去她的住所。」

。 梁時賠著笑站起來迎接。

梁夫人傲嬌的哼了一聲,繞過去坐下,她拉着一笑,一笑也就跟着過去了。

梁時不敢說別的,笑盈盈的坐回去:「來,媛媛你嘗嘗這個,今天特意讓廚房做的!」

梁夫人沒什麼好臉色,不過也不會在孩子和下人面前太過分,所以他夾過來,她也就吃了。

看她吃了,梁時鬆了口氣,盤算著這一個坎好像是過去了。

這一頓飯,梁家父母二人吃得很快,剛把筷子撂下,梁夫人就拽著還在啃豬蹄的梁時站起來。

梁時趕緊把豬蹄咬斷,跟着走了。

「卿月你慢慢吃,媽有話跟你爸爸說。」梁夫人拍了拍一笑的肩膀。

一笑點了點頭,兩人背影看起來很和諧的走了。

一笑也沒心情吃了,匆匆撿了幾口肉就停了筷子。

大白從外面回來,看大家都吃完了,喵喵的叫着:「我還沒吃飯呢!」

「活該,誰讓你不回來?」一笑輕輕擼了一把貓腦袋,抱着貓從飯堂出去。

恰巧這時梁非寒回來,神秘兮兮的拉着梁卿月往旁邊小花園走。

一笑不知道他想幹什麼,也沒掙扎,就讓他拽著自己的手臂。

他倆在小花園附近停下。

「妹子你跟哥說,你看易川怎麼樣?」

一笑不知道他什麼意思,眨了眨眼睛:「易大哥儀錶堂堂,有家世有才能,自然是極好的。」

梁非寒一聽她誇易川就知道他妹子這裏有戲:「那你願不願意和易川相處一下?」

一笑皺眉:「大哥你這是什麼意思?」

梁非寒擠了擠眼睛:「你和大哥說實話,你看上易川了嗎?」

女子挑眉:「是易大哥讓你問的?」

梁非寒沒怎麼聽明白,反正就搖搖頭:「他倔死了,肯定不敢和你說!」

這麼說,那就是易川那邊有意思嘍?

一笑把自己懷裏的手帕拿出來:「我的婚事都聽父兄安排,若是易家沒有意見,大哥就替我把這個送個易大哥吧。」

「這麼說你是答應的?」梁非寒高興的差點跳起來。

一笑點點頭。

梁非寒興奮的表情稍微收斂了一點,拍了拍一笑的胳膊:「大哥沒有什麼能補償你的,就易川這個好兄弟拿得出手!」

「現在你說了,大哥一定幫你搞到手!」

梁非寒極其不穩重的走了,一笑哭笑不得,抱着貓順着花園往自己的院子走。

從花園走,是先經過梁家二老的院子的,她從門口路過,正好遇見梁時抱着手臂縮著甲從屋裏出來。

隱約還能聽見屋子裏梁夫人大聲的喊着什麼:「你今天給我到書房睡去!」

梁時又縮了縮脖子,有點憋屈的表情在看見一笑的時候凝結了,打着哈哈道:「是卿月啊,趕緊回院子去,晚上黑路不好走!」

一笑點點頭:「多謝父親提醒。」

看她臉色正常,應該是沒聽到什麼吧?

不過閨女回來以後似乎臉色就沒有不正常的時候,這孩子不會是面癱吧?

梁時的思維跳躍出去,一笑沒興趣在這裏圍觀老兩口吵架,抱着貓繼續往自己院子裏走。

梁時從自己院子裏出去,就到東邊去找梁非寒了。

梁非寒把今天的事情一說,梁時表情複雜。

最讓他驚喜的不是兩個孩子都有意向,而是卿月那丫頭居然會正骨。

她有醫學天賦,剛好自己有意向送她去學醫術。

要是硬逼着孩子,肯定是得不償失的,但要是自己有興趣,那他不就算是錦上添花雪中送炭了嗎?

梁非寒還在他耳邊嘰嘰喳喳的說今天的事情,他就已經開始盤算把女兒送到哪裏去學好一點。

現在藥材緊缺,醫學生又太多了,各個地方政府都在消減學員。

海港在這個時期還算是最發達的那一種城市,醫學院有三四家,還有一些尋常的醫館招學徒。

他們梁家高門大戶,不可能去醫館,到學校去,又怕閨女不太習慣。

要說現在最高端的學醫地方,那就是國藥局了,那邊只招有天賦的學徒。

閨女會正骨,怎麼着也算是稀缺人才,得拜託人打聽打聽,這國藥局還有多久招生。

「非寒,你最近留意點國藥局那邊的動靜。」

梁非寒還在口若懸河的說他妹妹有多了不起,根本沒太注意他爹說的什麼,胡亂的點了點頭繼續說。

梁時拍拍他的肩膀,搖著頭走了。

明明昨天第一次見他妹妹的時候一句話都沒有,現在嘴裏滔滔不絕的離不開梁卿月三個字。

真不知道那丫頭是有什麼魔力,一大家子都很喜歡她。

自己又何嘗不是?梁時搖頭,背着手在宅子裏亂晃悠。

那丫頭話不多,但是人絕對出色。

一個出色的人,她什麼都不做,光是站在那裏,你就會不由自主的感覺到她的吸引力。

只是……

今天管家查到的資料里,可沒有這丫頭會正骨這一項。

原本看到她是戲班子裏的人,還擔憂她不肯去學醫術,或者一意孤行要搞什麼曲藝。

這兩天的觀察,人雖然話不多,但是很獨立,知道感恩,也懂得一些深宅大院裏該有的禮貌。

果然是梁家的苗子,在外面這麼多年,學了一身本事,不驕不躁!

梁時一會兒疑惑,一會兒又很自豪。

在外面晃悠了很久,估摸著許媛該消氣了,這才往回走。

另一邊,一笑回到自己院子裏沒多久,秀珠就回來了。

她和蝴藍一起走回來的,手裏還有一些梁夫人給一笑買的東西。

一笑趴在床上擼貓,讓她燒點熱水到木桶里就去休息。

秀珠很聽話,也很能幹,沒有一會兒就把熱水填滿了木桶:「小姐,需要奴婢服侍嗎?」

一笑搖搖頭:「今天你也累壞了,趕快回去休息休息吧。」

秀珠這次沒那麼聽話,還是在屋子裏徘徊了一會兒。

一笑很奇怪她這是有什麼事要說嗎?

「秀珠?你有什麼事要和我說嗎?」

秀珠神色為難,不知道該不該問問小姐。

今天和蝴藍一起回來,蝴藍姐教了她很多服侍主子應該注意的地方。 第十八章

燕歸拿着那瓶丹藥離開的時候內心還有些觸動。

他想這樣簡單的任務,顯然是門主故意為之的。

甚至他都不需要太過於去真的去一個個的辨認,因為門主已經給他指明了方向,也告知了他那兩個年輕人的外貌特點。

他其實從過去開始就對那些外界的事情不怎麼關心的,他所有的時間都放在了研習醫術、照料葯田以及治療病人這幾件事情上面了。

所以他對於那個所謂的聖獄門到底是如何的存在其實也並不怎麼在意。

他會答應下來完全是因為那個將他從「深淵」中救回來的門主罷了。

因此,燕歸才會答應得那樣乾脆。

更何況,他不知道如果拒絕了,未來他是否還能夠有機會接觸到他……或許加入這所謂的聖獄門就是能夠最快和他產生關聯的辦法了。

但就算是他,其實也很難做到出手便拿出這千年的龍涎丹的,更何況還是極品。

在過去他倒是也機緣巧合得到過一些龍涎,但那最多便也只是九百年的年份,煉化出來的一爐丹藥中也不過一顆極品而已。

這樣的東西就這樣送了出去……燕歸不由猜測著那被送回來的骨灰的主人是否是什麼十分重要的人不成?

而就在燕歸幾息之間便離他數里之後,謝清源才算是鬆了一口氣,放下了那特意端起來的姿態。

極品的千年龍涎丹自然是十分珍貴的東西,這種東西若是放在聚寶閣,那也是要提前一個月便放出消息,讓各界的人爭相趕來拍賣的。

謝清源其實也才剛拿到手,甚至都還未打開看一眼,只是瞟了眼介紹便交給了燕歸。

燕歸的為人他是不擔心的。雖說他是個葯痴,對醫理上的事情十分認真,但不該他的他也從來都不會拿,如果十分想要也只會找到價值相等的東西去交換。

不過再珍貴的東西,一旦被藏了起來就算不得珍貴了。

更何況這種東西對還未踏入練氣期的謝清源而言實在是沒有任何的用處。

而且隨着他抽卡的次數增多,系統里更多的東西也都遲早會被他挖掘出來。

捨得捨得,有舍才有得。

謝清源故意的做出這樣財大氣粗的事情也是另一方面的讓旁人忌憚他這個才只有寥寥數人的聖獄門。

另一方面,也是讓旁人難以猜到「聖獄門門主」這個人的性格和行為。

只有見過老瘸那個乞丐的兩個人才知道老瘸到底是什麼樣的身份,又是什麼的模樣。而為了這樣一個人聖獄門的門主都能夠給出像是千年龍涎丹的謝禮,就很難不讓人想要破解聖獄門那神秘的面紗了。

越是神秘強大,便越是容易引起旁人的覬覦和好奇,那麼討論度也會跟着上升,於是形成了一個閉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