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諸位,吾等繼續痛飲美酒。不醉不歸,不醉不歸……」

袁術此時心情大好,既幫着了曹操,又打壓了劉備。遏制遏制劉備仗着自己是漢室宗親就到處挖人的囂張氣焰!

說實在的,劉備對待其麾下將領和士兵,可謂是愛兵如子。但缺點就是喜歡去挖人牆角,背刺就特別難受……。 這一次江宇華帶席現出來,除了做出悠閑的樣子刺激江亦權,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教會席現游泳,至少下次掉進水裏,懂得如何自保。

席現不會游泳,小孩子靠近水邊危險很大,平時連水都很少看到,更別說學游泳了,孤兒院裏什麼課都有,就是沒有游泳課。

而席現一本正經,「我覺得我不和你在一起,應該也不會沒事兒往江里跳。」

江宇華一語戳破,「你該不會只是懶得學吧。」

席現:……

不想學也沒辦法,前段時間被推下水,竟然還在撲騰,失足落水的第一反應,就是絕對不能撲騰,越撲騰越會耗盡體力。

江宇華騎了摩托艇帶席現出海,席現正在觀望一望無際的大海,沒等他反應過來,摩托艇停在距離岸邊有段距離的位置,一個巨大的力量夾在席現的腰間,和那天恐怖的記憶一樣,席現被江宇華一把推了下去。

苦鹹的海水瞬間灌進了嘴裏,席現慌忙之中本能的求生反應,四肢開始胡亂動彈,「救……唔……救命!」

「放鬆,讓你的身體自己浮起來!」江宇華拿着救生圈,一頭拴在摩托艇上,他也跳下了海。

「不……」席現隨着海浪上下波動,腳下沒有了支撐,瘋狂地撲騰,慌張無措,「我不行!救命!」

海浪浮沉,就像是漂泊的孤島,無依無靠,席現最怕這種被丟棄的感覺,苦鹹的海水不斷嗆進肺里,呼吸十分困難。

突然一隻很有力的手臂,從席現的腰部穿了過去,絲毫不費力地,將他從鹹水中帶了出來。

席現慌忙之中直接伸手勾緊了江宇華,江宇華一張淡然的面容映入眼中,或許是慌亂之中的錯覺,竟然感覺這混蛋這麼信賴,像是身處這廣闊大海,無所禁忌。

這一次江宇華是真心想要教會席現游泳,所以雖然席現胸前的柔軟全部貼在了他手臂上,他淡定地喉結動了動,將救生圈拉過來,讓席現抓住了救生圈。

接着江宇華兩手將席現從腹部託了起來,輕聲道:「別怕,我會保護你。」

席現迷茫之中點了點頭。

江宇華就這麼在下面拖着席現,席現抓着救生圈,一開始還很害怕,但是在水裏遊了一圈后,似乎逐漸掌握了一點技巧,戰勝了對水的恐懼,可以自己浮起來。

「把救生圈給我,我拉着你。」江宇華的教學深入,從席現手裏拿回了救生圈。

剛才席現能戰勝恐懼是因為除了江宇華還有救生圈,可是救生圈被拿走了以後,他又開始有些害怕,而江宇華一直在身下給了他保障。

真正脫離了救生圈后,席現心跳的很快,江宇華站在他右側,右手臂貼着他的胸口,柔軟的深處一下接着一下的心跳,打在江宇華手臂的神經上。

「別怕。」江宇華依舊輕輕地耐心教導,「我會保護你。」

席現慌亂之中點了點頭,江宇華繼續引導,「你試試游去那邊。」席現試着撲騰著腿,綳直腳背在水面上打出了浪花,他竟然真的能游起來了。

席現很聰明,這個聰明在很多方面,尤其是學習能力,超乎江宇華的預料,一上午的時間,席現已經學會了游泳,並且在江宇華的看護下,自己在淺水區遊了一整圈。

最後教會了席現後仰抱臂的求生姿勢后,江宇華就帶着席現上岸了。

席現不會游泳,也從來沒在水下待這麼久,一上來全身的壓力突然變重,肺部的壓力從未這麼沉重,全身也像是帶了千斤重,他沒走兩步,坐在了沙灘上,大口喘氣。

「為什麼這邊一個人都沒有?」席現有些驚訝地看着這一處隱蔽的沙灘,除了他和江宇華完全沒有人。

江宇華丟了救生圈站在他旁邊,「這片海灘是我們家的。」

第一次下海的席現小朋友一臉羨慕,江宇華失笑,「你以後想來免費行了吧。」在席現灼烈的目光下又答應了,「騎摩托艇也免費,來回機票也免費。」

得到了老闆免費遊玩的席現非常滿足,今天也在帶薪真摸魚.jpg

席現剛上岸體力不支,坐在沙灘上大口喘息,而江宇華站在他旁邊,終於把剛才自己貼合著的地方,一覽無餘。

因為下海,所以席現只穿了背心,被海水浸濕的白色面料貼合著皮膚,粉色的肌膚隱約透了出來。

席現的背心濕了海水,黏在身上十分不舒服,於是他伸手來開,想要扇扇風,沙灘曬得暖洋洋的風從領口灌入,一直劃過柔軟的小腹,從他肌膚上略過。

江宇華一時梗塞,說起來這傢伙是不是一個月總有那麼幾天快到了……

就在席現還沒有意識到自己無意識的舉動馬上給自己帶來災難之前,有一個小女孩闖了進來。

五歲左右的小女孩似乎迷路了,手裏抱這個兔子娃娃,一邊擦着眼淚一邊喊著「媽媽……」

「媽媽在哪呢?」突然一個輕柔的嗓音蹲在旁邊,小女孩抬頭眨了眨眼,一抹清淡的笑容在他面前,那個哥哥輕柔笑了笑,「你是從哪裏過來的?」

小女孩哭得一抽一抽,「剛剛在那邊玩,然後我想撿貝殼,走着走着媽媽就不見了。」

「是你不見了,不是你媽不見了。」小女孩又抬頭,一個看起來好冷冰冰的哥哥,瞪着她,剛剛被安慰好的小女孩受到驚嚇,抽了抽又哭了。

小女孩一哭,江宇華有些頭疼,雖然他沒有不喜歡小孩,但是哄孩子這件事,看起來就和他毫不沾邊啊!

於是他被席現嫌棄地推到一旁,席現蹲下后,很快小女孩又停止了哭泣。

江宇華只能在一旁靜靜看着,席現蹲在沙灘上淡淡的嗓音輕問,「哥哥帶你去找媽媽行嗎?」淺淡的笑容融化在溫暖的太陽中,眼睛裏比這大海還要溫柔的波光,閃亮着。

原來這個傢伙對小孩子,這麼有耐心啊,江宇華心裏感嘆。

席現對於小朋友一直很有耐心,很快就獲得了小女孩的信任,江宇華百無聊賴地不知道在想什麼,如果這傢伙生了自己的女兒,帶孩子也會這麼溫柔的吧。

這傢伙生的孩子會是什麼樣呢?是和他一樣清淡,還是冰冷的呢?江宇華沒有意識到,自己想着想着出了神。

這時席現安慰好了小女孩,伸出手,在小女孩乖巧的腦袋上摸了摸,小女孩順着蹭了蹭他的掌心。

那小曇花掌心真的很溫柔,溫柔得就像是……就像是母親的手心,江宇華突然想到,前幾天哮喘犯得時候,他也在夢裏夢到過這樣的手心。

可惜那個他幻想的夢境,貪戀過的掌心,一定不會是真實的,畢竟他曾經在夢裏幻想過太多次,多到他都快相信了。

江宇華這個同樣孤獨的孩子,也同樣希望被這麼一個人深愛着,如果有那麼一個溫柔,他一定會不擇手段。

原來小女孩是隔壁公共海灘走錯路走到私人海灘來的,江宇華找了個人送她回去,可是席現不放心一定要自己送,於是江宇華也腦子抽了一下,決定和他一起去送小女孩。

隔壁的公共海灘還是有些遠,他們就這麼靜靜走在柔軟的沙灘上,曬著太陽,有一個孩子在身旁開心地蹦蹦跳跳,這場景竟然溫馨地有些夢幻。

「如果有一天我有了女兒,我大概會把天上的星星都摘給她吧。」江宇華這冰塊開竅也算是有感而發。

席現輕輕笑了笑,「我想你的女兒,一定是這世上最幸福的小公主。」

他這麼說,江宇華卻愣了,席現說的他的女兒,難道他的言下之意,他和這個女兒一點關係也沒有嗎?難道他不能是這女孩的父……那時江宇華腦海中閃過一個孩子的身影,那個小小的女孩被他抱在手心裏,那卻是他和席現的容貌。

「你想要個女兒嗎?」江宇華低頭問道。

席現跟他踩在柔軟的沙灘上,踢起了一塊小貝殼,「都行,但是我只希望他是個快樂的孩子,能平平安安長大就好。」許久,席現又抬起頭,看着遠方有些說不出的悲傷,「不過……我這輩子應該不會有孩子了。」

江宇華梗了一下,他竟然不想要孩子,席現是個純度極高的Omega,如果能被強Alpha永久標記,生出來的孩子基因一定十分優秀。

從前席現覺得生孩子這事兒和自己很遙遠,畢竟那時候他是個Beta,他想以後遇到心儀的女孩子,他們生一個可愛的孩子,把他平安養大。

其實席現還是挺喜歡孩子的,尤其是那些幸福的小孩,童真且無邪的歡笑,能夠彌補他曾經的缺憾。

然而現在,一切都不可能了,席現是個Omega,但做了二十多年Beta的他,根本無法想像有一天,他會有大大的肚子,然後有個小不點從他的肚子裏面生出來。

不知不覺,他們走到了公共海灘,正值周末,來度假的人很多,兩個挺拔的年輕男子帶着個小女孩,很難不被關注與羨慕。

「是Alpha和Omega嗎?」

「這麼年輕就生了孩子,那個Omega恢復的好好,一點都不像孩子這麼大了的樣子。」

「那個Alpha也是啊,雖然看起來有些冰冷,但是看到女兒眼睛裏有光哎!」

「他們長得真好看,那女兒也好可愛!還抱着兔子娃娃。」

不知道是不是這話聽多了,假的也變成了真的,江宇華突然伸出了手,把席現的手握在了手心裏,這動作行雲流水似乎沒有任何不妥。

席現的骨節分明修長好看,但是握在手裏卻又不咯手,軟軟的,熱乎乎的,舒服極了。

「你看啊,他們多恩愛。」

「真是讓人好生羨慕啊。」

別人這麼說着,江宇華的手抓得更緊了。

可是都沒有如他們所願,席現把自己的手抽了回來,因為小女孩的媽媽找了過來,小女孩見了媽媽嚎啕大哭,好不容易找回女兒的媽媽,感激萬分。

「沒事,都是順路的事。」席現說,江宇華十分不會說話地加了一句,「生了個女兒都不知道珍惜。」被席現瞪了一眼。

這話從江宇華嘴裏說出來,怎麼這麼像人販子呢。

媽媽抱着孩子趕快跑了。

公共沙灘的遊客很多,他們也沒急着回去,這裏有很多東西私人那邊是沒有的,比方說路邊摻了水在童年記憶里卻比什麼貴的都好吃的兩塊錢一根雪糕。

席現沒說,卻盯了半天了,江宇華讓他等了一會兒,拿着兩根雪糕回來了,「你只能吃一根,這根是我的。」

席現接過來巧克力味的雪糕,舔了一口,果然還是小時候的味道,「我在孤兒院的時候就是吃的這種雪糕,你也吃過嗎?」

看到江宇華也給自己買了一根,席現好奇,這種養尊處優長大的人,也會吃廉價雪糕?

「這很稀奇嗎?」江宇華悶了一句,沒再說話,席現也沒再問,專心去吃自己手裏的雪糕了,苦甜的巧克力化開,空氣都變得涼爽。

席現這認真的樣子,像極了一旁纏着自己媽媽終於買到雪糕立刻抱着啃的小男孩,江宇華眉目展了開來,剛才還想生女兒的事兒呢,眼前有個小朋友,還沒有長大呢。

席現吃着雪糕剛剛回來,卻突然皺起了眉頭,空氣中的曇香很濃,身邊的Alpha當然察覺到了,「你發情期到了。」

而席現拿着雪糕的手抖了抖,糟了……大意了啊,竟然只帶了一條換洗的內褲,忘記帶抑製劑了。

還沒等席現反應過來在這異國他鄉可以去哪裏買抑製劑的時候,他剛吃下去第一口雪糕,被江宇華撬開口腔舔了過去。

「你!……」

※※※※※※※※※※※※※※※※※※※※

圍脖

。 這個時候沈天賜的微博評論區已經直接就被無數的網友給爆掉了。

在下面求歌的粉絲自然是不計其數的,他們不能在現場聽,起碼也得給一個下載音樂的資源吧?

而一些聰明的網友也是很快就反應過來了,那就是這一次,那個酷玩兒音樂又會再次大賺一筆了!

而此時的沈天賜……已經獨自來到了酷玩兒音樂公司。

盧振興董事長的辦公室里……

此時,在辦公室之中,有着好幾個負責人,而沈天賜自然也是在其中。

此刻他們的臉上也都是有着幾分凝重之色。

「不行!那是絕對不行的!如果這樣改的話,那麼我們的利潤將會嚴重的減少的!」

「對,說的沒錯,這樣以來那是絕對的不行的!」

這個時候那幾個董事也是一臉義正言辭的看向了沈天賜。

而這邊的盧振興此時也是有些無奈的搖了下自己的頭。

這一次酷玩音樂公司股東董事的會議,其實就是由沈天賜來牽頭的。

他們還以為沈天賜對酷玩兒公司有着什麼不滿的,只是讓他們沒想到的是,沈天賜這一來,是提出了要對公司進行改革的想法!

是的,沒錯,就是改革!

如今那些傳統的音樂網站,也都是靠着下載的歌曲來進行盈利的,如今是兩元錢下載一首歌曲,而這也就是音樂界所有人所定下的規定。

可是現在呢,沈天賜竟然要想着打破這一個大家都是默認的潛規則。

而是直接就將歌曲下載的規定,也就是從兩元錢直接降低到了五角錢!

而這樣以來也就是根本的影響了股東們的根本利益了。

因此作為公司的股東的他們,自然是不可能會同意沈天賜的這個提議的?

這邊的盧振興總裁也是開口:「我說天賜啊,這樣改動是不是有些太衝動了一些呢?雖然這樣以來,也許能夠吸引到更多的用戶前來,可是你有沒有想過呢,如果一首歌曲的下載金額降低了,到了那個時候誰願意來我們酷玩兒網站坐歌手呢?這樣以來那用戶也就會越來越少的,到時咱們的網站沒有歌曲和歌手了,那我們的網站還怎樣進行盈利呢?」

由此看來,盧振興也是從心底,也是非常的不認同沈天賜的這個做法的,但是畢竟沈天賜如今還是酷玩兒音樂的大牌歌手,所以盧振興也是也不好直接來否定沈天賜。

可是,現在的沈天賜顯然也是沒有打算來接受盧振興的這番好意。

因為酷玩音樂的改革,沈天賜可是早就想了很久了。

而如今也正是時候。

於是,沈天賜也是一臉認真的開口:「是這樣的,盧總,還有各位股東,其實你們想得有些太多了,如今按照我的思路來,咱們酷玩音樂收益來源,不應該只是單純的放在音樂上的!」

「什麼!?我們酷玩可是一家音樂公司,收益不來源於音樂,那從哪裏來源呢??」

「還有,你只是一個歌手而已,或許你在唱歌的方面是有些天賦的,但是在這種商業的方面,我勸你呢,還是不要亂來的好。」

「說的沒錯!別以為自己在音樂上被人稱之為天才,就開始得意忘形了!若是玩商業的話,你還是不行的!」

「……」

在坐的幾個股東此刻也是毫不客氣的開始諷刺起沈天賜來。

如今在他們看來,沈天賜的這種做法那簡直就是要將酷玩音樂公司給推向死路的。

而這個時候的盧振興也是對沈天賜有些不滿了,他認為這個沈天賜未免有些太自大了一些,難道他真的以為自己是一個天才?並且還是做什麼都能成功的?

「天賜,我看這件事情你就不要插手了。」這邊的盧振興也是開口緩緩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