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目前是陳哥自己在做,但是做起來之後肯定會跟官方合作的。你們不知道陳哥有多厲害,吃飽了外賣聽說過沒有,算了,你們這些沒見過世面的傢伙哪知道外賣是什麼,我給你們詳細講講……」

王小花難得一次揚眉吐氣,帶着炫耀的口吻一通吹,結果把許多人關注的重點從補課帶到外賣上了。

「我們學校的食堂也難吃得要死,我也想點外賣。」

「我突然覺得好餓。」

王小花心裏鄙視「一群飯桶。」

但是她也覺得,陳哥的事業做得這麼成功,光是說說都覺得很威風。

陳哥真是厲害的人。

外賣做得這麼好,家教肯定也會很成功。

……

胡江海最近一直在搜集陳飛揚的材料,關注他的動向。

現在他基本確定,陳飛揚的下一步,應該是進軍家教市場。

「哼,我拿你的外賣項目沒辦法,你要是做家教中介,可就落到我的手裏了。」

胡江海心裏暗喜,胡家在容城的教育系統,是說得上話的,暗中給陳飛揚下幾個絆子,輕而易舉。

不過只是這樣的話,他覺得沒啥意義。

哪怕把陳飛揚的項目搞黃了,他自己也得不到什麼好處,這就不太划算。

關鍵是要能撈到錢。

胡江海想到一個主意,他也可以開一家家教中介機構,以胡家在教育系統的能量,肯定吃得開。

但他想了想,自從自己辭了公職下海以後,老一輩的看他都是吹鬍子瞪眼的,彷彿他是離經叛道的不肖子孫似的。

他在胡家內部並沒有多少話語權,到時候未必能沾到多少光。

要做這個生意,最好再拉上一個人。

對了,胡副校長的獨子胡友雲,不是也剛剛從四中辭職了嗎,我正好把他拉上。

胡江海立即去找胡友雲。

胡友雲今年25歲,在四中教了三年書,深受領導的器重和同事的好評,可以說前途似錦。

當然,以他的家庭背景,換誰也不會給他差評,除非腦子進水。

但是胡友雲並不滿足於此,他覺得呆在學校當一輩子教書匠沒意思。

這個年代,辭職下海的浪潮一波接一波,在他這個年紀,正是對外面的花花世界最好奇的時候,也是最衝動的年紀,於是他就把工作辭了。

家裏的一頓臭罵是免不了的,但木已成舟,也只能由他去了。

胡江海找到胡友雲,直截了當地問他,接下來怎麼打算,是不是想做生意。

胡友雲說:「未來的教育市場將非常廣闊,遍地都是黃金。我準備搞一家家教中介機構,我都跟幾個同樣從四中辭職的老師聯繫好了。」

胡江海只感覺驚喜來得有點突然,剛想瞌睡就來了枕頭。

「這種好事可不能丟下我,算我一個,咱們兄弟齊心,其利斷金。」胡江海說:「你出人,我出錢。」

胡友雲沉吟了一會,說道:「你要加入也行,不過只能佔一成的股。」

「怎麼了,還有別的人要參與?」

「葉氏製藥的大老闆。」

。 毫無疑問,此刻的孫浩仁是很欠揍的。

但,真想揍他,很難。

作為先天聖人的巔峰,孫浩仁雖然不及霍連山那樣已經超皇級邁出了半步,但因為造化玉牒的緣故,此刻他就是有皇級的力量。

發揮得再有限,那也是皇級。

「武皇位格……」

皇級的位格名字非常有考究,名字越大的,範圍越大的,往往就是越厲害的,其中以「單」字的為尊。

例如韋承業的影皇,尚雲芝的劍皇,敖東海的龍皇。

而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某個領域,真要論大,都不及……武皇。

不得不說。

孫浩仁的心很大,既然都可以模擬,他就直接用造化玉牒模擬了最強的武皇,這個傳說當中能夠超越內宇宙的皇級。

「你咋不模擬人皇?」

明明都開始了,李和卻沒有出手,反而吐槽了一句。

孫浩仁撇了撇嘴,嗤笑道:「你當我傻,你手持人道聖劍,悟的又是人道聖人,我模擬人皇位格,萬一被你奪過去了,豈不是輸得很冤?」

孫浩仁的抽獎是每天刷新。

這個造化玉牒雖然只能持續一天,但真要模擬了位格被李和搶走,即便不會有本質上的損失,可這場武道大會肯定是沒戲了。

運氣爆棚,天都在幫他,他又有什麼理由不去拿那個冠軍?

天予不取,反受其咎!

「這樣啊……」

李和笑了笑,說道:「感謝你告知的關鍵信息,原來,這個位格,是可以搶走的。」

「搶?怎麼可能搶,我只是擔心萬一……該死,我跟你說這些廢話幹嘛?想搶我的位格,做夢!去死吧!!!」

武皇位格納入體內。

孫浩仁爆發出無窮的氣勢,他的現實之理竟然與李玥的相同,屬於無形之火,但卻將整個世界都燒得扭曲,整個決鬥空間都在發出哀鳴……

這樣下去,作為幻想產物的太極廣場,可能撐不了多久。

「定。」

然而,在裁判席上,任俠開口吐出了一字,卻言出法隨,先前還不斷哀鳴的決鬥空間瞬間就穩固了下來,沒有半點動蕩了。

對於這些變化,孫浩仁也不在意。

決鬥空間牢固更好,也更方便他施展力量。

「李和,你可知,何為武皇?」

在幻想時代,並沒有人凝聚武皇位格,回歸現實后,武道大興,可二十年間,卻遲遲無人突破到武神境,所以江湖上就流傳了一個猜想。

第一個踏入武神境的武夫,必將成為武皇。

這,是事實。

但很多人不知道,李新德已經做到了,世人只以為李新德是內宇宙強者,卻不知道他曾經是武皇,但這不妨礙孫浩仁對這個境界的猜想,還有此刻所體會到的力量。

「我何須知道?」

李和輕笑反問,孫浩仁冷笑一聲,說道:「還是知道點好,起碼能夠死得瞑目。」

「聽著。」

「武皇首先是武神,所謂武神——破虛無束,縱意八紘!」

孫浩仁動了,這一動,天地之大再無拘束,所行所現,無任何存在可以阻攔,速度之快,想要多快,就有多快……

「我雖然沒打算用天人合一那一劍,但是……」

「吾心即宇宙。」

李和沒有辦法讓孫浩仁停下,但卻能看清他的動作,只是速度之快讓人來不及做出任何格擋罷了,熊熊燃燒的現實之理更是足以燒毀一切幻想的存在。

波——

孫浩仁的打擊聲已經不是那種爆裂的聲音了,而是尖銳的啵啵聲,那是力量壓縮到一種極致后的可怕反饋。

僅一拳。

就將李和轟到擂台上,那足以承受皇級以下一切戰鬥的太極廣場,竟然在這一砸之下,許多符文都發生了閃爍,表示著負荷過大……

「不夠!不夠!不夠!!!完全不夠!!!」

孫浩仁嗨了,在一擊得手之後,攻擊便如同狂風暴雨,雖然不知道李和是怎麼抗住一擊沒死的,但那無所謂,一拳打不死,那就十拳,百拳!

對於毫無反抗之力的李和,孫浩仁覺得這樣更好,更暢快!!

只是。

在連續轟擊上百次后,發現李和居然還沒死,他不由愣住了,停下攻擊,問道:「你怎麼還沒死?」

李和不僅沒死,甚至都沒受什麼傷,只是有些青腫!

什麼鬼?我是在街頭打架么?!

只見李和雙臂交互擋著只露出的半張臉露出了笑容,笑容逐漸誇張甚至笑出聲來:「你一個武尊都不是的人,跑去用武皇位格,哈哈哈……」

「你真的懂現實之理嗎?」

現實之理,雖然名字是這樣,但卻並非是客觀現實,而是「我的現實」,是具備唯心色彩的主觀力量與客觀現實的業果反饋融合的結果!

孫浩仁根本就不懂。

或者說,他就算知道理論也無用,作為門外漢,他根本就不理解,根本就無法去操控,造化玉牒模擬武皇位格,現實之理也的確是武皇所有的程度。

但。

孫浩仁無法操控,李和也就可以——欺騙!

在方才的戰鬥中,李和直接唯心鎖定自己為完全現實,所以孫浩仁的攻擊落在他身上,不管外在表現如何誇張,最終在現實之理的默認下,也會變成完全現實!

至於孫浩仁不使用現實之理?

這是不可能的,原因有二,第一個,現實之理雖然表現為火焰,但它本質是一種「規則」,只要使用,哪怕微弱到沒有火焰,也依舊存在於體內,所以只要用,就哪裡都有。

第二個,自己修鍊的武尊,當然可以選擇不使用這個力量。可孫浩仁的現實之理,是武皇位格帶來的,它想不用,除非散掉武皇位格……

以上,孫浩仁都做不到。

這就導致了武皇位格最強的力量,那足以焚燒一切的現實之理,變成了孫浩仁最大的絆腳石,孫浩仁跟李和的戰鬥,瞬間降級為街頭鬥毆!

「剛剛你打得很嗨啊,現在……該我了!」

完全現實到極致,甚至失去了力量的概念,連練武都不曾有過,這是李和引導欺騙現實之理的代價,但,兩人都是如此。

可,李和身高一米八,體重一百五十多,運動量不差。

孫浩仁身高一米七出頭,體重剛剛過百……

這就是孫浩仁輸出上百拳,卻只對李和造成了一些青腫傷勢的原因所在了,而李和來打孫浩仁……嘭!!!

一記上勾拳打在下巴,將孫浩仁打得懷疑人生了。

不,為什麼這種拳頭,我會有昏厥的感覺……

孫浩仁思考著,卻也一直在思考著,他的思緒已經沉下去了,伴隨著他的昏迷,那直楞楞的倒下,伴隨著倒計時的結束,整個賽場都是一片寂靜,懵逼。

這就,結束了?

不是,那不是武皇位格嗎?

李和則摸了摸臉上的傷勢,扯了扯嘴角,說道:「傻帽,真要完全不懼,我何必挨這麼多打?你但凡躲一下,我能挨到你的衣角?」

沒錯。

所有的結算,都只在兩人接觸后才有效果,所以最開始孫浩仁打嗨了半天,李和也只能被動防守,那個速度他根本就不存在格擋的可能。

孫浩仁再刮痧,但凡他願意偷個背身,給李和後腦等要害來一拳,而不是正面全打在李和的抱頭防守上,比賽早就結束了。

亦或者說。

方才孫浩仁但凡有閃躲的想法,李和那一拳根本就打不中,更別說直接暈厥了……

李和說出事實,觀眾們還是有些懵逼。

主持人趕緊連麥裁判席,馬建國那邊做出了解說,而敖東海則一手捂著額頭,靠在桌子上,一副也快暈過去的樣子。

他頭疼!!

尚雲芝則笑意盈盈的說道:「我說吧,力量終究要看使用者的,孫浩仁有一萬種辦法可以贏,只有一種辦法可以輸,但偏偏他選得好呀。」

其實。

只要李和不入聖,孫浩仁隨便模擬任何其他的皇級位格,甚至越Low越好,他反而能夠掌握的更加自如,不存在輸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