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師父!」

—道清澈的聲音響徹在我們的耳畔,聽起來不像是我們其中任何一人的,難道……

「爹!」

又是同樣的聲音傳來。

劉老鬼像是想到了什麼,滿臉激動地看著面帶笑意的劉小鬼,難不成剛才說話的人就是他?!

看到了劉老鬼一半激動一邊詢問的目光,劉小鬼笑著點點頭,用他那還不算太成熟的腔調說道:

「師父,我…我會說話了!」

劉老鬼渾身顫抖起來,這一天他等了多少年啊,此時此刻能聽見劉小鬼叫自己一聲師父,哪怕現在死了,劉老鬼也心滿意足了。

廖老瘋子在旁邊拍著手說道:「恭喜你了,老鬼,這孩子一體雙魂的事情被解決了,現在的他,體內不僅只剩下了一個靈魂,而且靈魂的堅固程度遠遠超過常人,這也算是因禍得福吧!」

「師父,你看我還帶回了什麼?」

劉小鬼興奮的揚了揚手中的東西,等到劉老鬼看清楚他手裡拿著的東西時,簡直如遭雷擊,那熟悉的長度,不變的顏色,還有散發出來的那股陰冷的氣息,可不就是他多年前丟失,如今日思夜想的,那件黃河撈屍人最著名的傳承法寶–撈屍桿!

劉老鬼用顫抖的手接過劉小鬼遞過來的撈屍桿,在上面不住地撫摸著,感受著撈屍桿冰涼的觸感,劉老鬼不禁淚流滿面,這種失而復得的心情,並非是三言兩語就可以表達清楚的。

「好孩子,你快把剛才水裡發生的事情,詳細給我說說。」

劉老鬼的聲音有些嘶啞,不過我們的心裡也很好奇,這劉小鬼究竟在小忘丿II的水裡都經歷了些什麼。

劉小鬼剛會開口說話,用他還不太熟練的生澀口音慢慢給我們講述著他在水裡經歷的事情。

劉小鬼跳入小忘川的河水后,感覺到渾身上下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刺痛感,而且越往水底,這種刺痛感就越發的強烈。

還沒等他適應水裡的環境,只感覺身後一股寒意向他襲來,正是沖向他的那條冥魚。

劉小鬼雖說在劉老鬼的身邊長大,水裡功夫十分了得,但再強也終歸不是冥魚的對手。

劉小鬼不敢和它硬碰硬,險之又險的躲過了冥魚的攻擊,可他的速度哪裡能比得上冥魚,不慎之下,還是讓冥魚鋒利的魚尾,在手臂上劃了一道大口子。

—股強烈的眩暈感湧上劉小鬼的腦海,同時腦海深處一陣陣的抽痛。

劉小鬼心裡明白,這冥魚不僅能像小忘川的河水一樣,侵蝕人的靈魂,而且渾身還帶著劇毒。

好在小忘川的河水清澈無比,劉小鬼調動自己的眼睛和耳朵,仔細分辨著冥魚的方位。

又是熟悉的寒意,劉小鬼心中警鈴大作,不敢有一絲一毫的猶豫,把體內憋著的一口氣往下走,身體用力向下縮,降到了小忘川的深處。

冥魚從他頭頂上掠過,帶起來的水流將劉小鬼攪得頭皮發疼,若是速度再慢上三分,只怕這會兒已經身首異處了。

如此躲避了一會兒,劉小鬼漸漸的體力不支了,心中全憑藉著—股信念在支撐下去。

冥魚又將他的後背劃開一條大口子,劇烈的疼痛從背後傳來,可劉小鬼卻並沒有因為這股疼痛的感覺而清醒,反而更加的頭暈目眩,隨時都有暈過去的可能。

劉小鬼還以為自己活不成了,索性心裡發了狠,拚命地向著小忘川的深處游去。

—直游啊游,劉小鬼突然之間就感覺到渾身一陣清涼,彷彿所有的負面狀態都突然之間消失不見,頭腦也是前所未有的清明。

猛然間,劉小鬼只覺得自己的體內有一股龐大的力量傳來,恰巧冥魚在此時又一次的發動了攻擊。

令他驚奇的是,冥魚原本快若閃電的速度,現在在他眼中被放慢了不少,起碼能夠清楚的捕捉到冥魚的運動軌跡。

劉小鬼奮力旋身,冥魚從他的身側劃過,不料劉小鬼一把抱住它的身子,用吃奶的力氣使勁的箍著冥魚。

在這股怪力之下,冥魚感覺自身的骨頭都快被這個小不點給勒斷了,疼得它不停地翻滾搖擺,想要把劉小鬼從它身上給甩下去。

劉小鬼知道這已經是自己最後一次機會了,所以咬著牙,任憑冥魚如何的掙扎,也絲毫不撒手,抱著冥魚的力道又加大幾分。

冥魚掙扎的力度也開始減弱,一道聲音傳到劉小鬼的腦海之中。

「快放開我,我認輸了!」

劉小鬼同樣在腦海里回應道:

「那你服不服?」

冥魚再次沉默了,在劉小鬼看來,冥魚認輸自己這些人就有了活命的機會。

可是對於冥魚這類妖獸而言,如果向人類屈服,那就代表著要認他為主人,永世不得背叛,這種屈辱的條件冥魚怎麼可能會答應。

妖獸永不為奴!

這是冥魚心裡的想法。

可是在性命的威脅下,劉小鬼腦海中再次傳來冥魚的聲音。

「停手,快停手,我服了!」

劉小鬼聞言鬆了一口氣,身子一軟,就要沉在小忘川裡面。

在水裡如此強烈的運動,劉小鬼體內留存的氧氣已經消耗殆盡,心臟都不由得抽搐了幾下。

危機時刻,劉小鬼只感覺有一道輕柔的力量托著自己往上升,他低頭一看,自己正騎著冥魚呢。

「你為什麼救我?」

冥魚無奈的聲音傳來:

「我壓根也沒想害你們,只是我最近吃了點不對勁的東西,那東西把我弄得十分難受,我也是感應到你們身上有那東西的氣息,想讓你們把那東西取出來。」

劉小鬼不信的說道:「沒想殺我們,那我這一身傷是自己弄的?」

「這你不能怪我啊,你一靠近,那東西就不自覺的往你這邊飛,我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啊!」

冥魚的聲音聽起來還有點委屈。 烏卡作為蠻卡星的王子,眼界自然是不一樣。

像他們蠻卡星內,就有類似的生命之譚,只要泡上一泡,同樣是可以從宇宙一階直接提升到宇宙九階。

宇宙中的一些大勢力,也會為核心的成員提供這種待遇。

當然,像虛擬公司這樣財大氣粗是做不到的。

一般的大勢力,核心成員也就幾十上百人。

而虛擬公司裡面,核心成員至少都是數千萬人。

雖然大部分的人都是界主巔峰,但是也有上百萬的人需要。

而這個只是基本的福利之一。

所以說這虛擬宇宙的核心的身份,才會有無數的人去爭奪。

……

幾個人在酒吧小聚了一會,便各回到了各自的區域。

不是說進入了虛擬宇宙公司,就可以高枕無憂了了,在見識過末世區域那繁多的天才后,雷神他們的壓力才更大。

回到原始區后,白羽又開始繼續修鍊《飄血》等三本基礎秘法。

這三本秘法,他早就通過智慧豐碑解析完成了。

現在鯤鵬身體暫停了對本源法則的參悟,轉而研究這三本秘法,來參悟本源法則的本質玄妙。

本源法則這東西,看似非常的玄奧,深邃,但最本質,還是由最基礎的幾種玄妙組成。

就像是計算機內部的信息編碼,最本質的還是由0和1構成的二進位代碼。

同樣的道理,宇宙的本源法則雖然無比的深奧,但本質上也是由一些不同的玄秒構成,然後組合成一個龐大無比的體系。

這些玄秒被那些強者解析出來,並且創出出一種種的秘法,讓人學習。

只要掌握了這108種不同的玄秒,反過來去學習由它們構成的法則,反而是更加簡單。

就好比是漢字,我們先要認識一個個字,了解這個字的意思,才能完全的通讀一篇文章。

雖然有時候還會不解其意,但是總一知半解的瞎猜要好。

「可惜,這邊無法進入太虛坊市,要不然,我還可以通過太虛坊市進入到洞天之內。」白羽搖了搖頭。

這樣的話人類身體參悟秘法,就少了修鍊室的悟性加持了,要慢上一大截。

好在鯤鵬身體可以隨時進入純白空間內,學習參悟三種秘法,進步的速度倒是非常的快。

畢竟使用純白空間解析后,用一種量化的概念來說,解析就是把它的學習難度降低10倍。

再加上修鍊室9倍的悟性加持,以及鯤鵬身體本身超強的本源法則感應能力。

所以,即便是沒有混沌碑可以觀看,沒有混沌城裡面的法則可以去對照,白羽的進步依舊是突飛猛進。

……

遼闊無比的修鍊場。

這專門配備的修鍊場,裡面是有著虛擬宇宙中殺戮空間那種能力的。

可以模擬出任何的敵人。

當然,唯一的缺點就是場地空間的限制,不能做到殺戮空間當中那樣漫無邊際。

但是殺戮空間可是要收費的。而在修鍊場內,卻是完全的免費。

「模擬,領悟九種空間本源法則玄妙加上最強戰力的我!」白羽喊道。

一瞬間,空曠的場地上,出現一位跟白羽長的一模一樣的青年。

「戰鬥開始!」

隨著白羽的話音落下,對面那跟他一模一樣的人眼神突然亮了起來。

雙方都是在一瞬間使出了兩千幻身。

兩個人的身影快到讓人無法看清。

轟!轟!轟!轟!轟!

只在這一瞬間,雙方就完成了數萬次的碰撞!

雙方施展了相同的劍法,相同的身法,相同的秘法,相同的本源法則感悟,唯一不同的是,對手掌握了空間本源法則的九種玄妙。

在交鋒了數百息之後,白羽的攻擊直接落空,被鏡像轟殺。

「竟然不在那個位置?」這是白羽腦海里的最後一個念頭。

下一瞬間,白羽重新出現在修鍊場內,模擬出現的白羽也消失不見。

「僅僅是九種玄妙,就讓我的鏡像實力提升了這麼多,真是厲害,果然,基礎是最重要的,掌握了基礎,才能發揮出本源法則的最大威力,要不然秘法再強大,也無濟於事。」白羽嘴裡喃喃道。

「那身法才是真正的完美,無比精準的弧線,沿著空間波動的弧線,幾乎是最省力的。」

剛才死亡的原因,就是因為錯估了對方的位置,再加上他自己每次出現的位置都有非常細微的偏差,長時間的交手,自然會出現較大的失誤。

但他的眼神已經放出了光芒,對著空中喊道,「重新模擬!」

戰鬥重新開始。

就這樣一遍又一遍,當白羽精力耗盡時,就直接前往泳池當中泡一泡,然後繼續去修鍊場修鍊。

有著鯤鵬身體對於空間本源法則的玄妙的不斷領悟,白羽每一天都有著巨大的進步。

……

半個月後。

莊園大大門口。

白羽帶著西蒙正靜靜的等候在門口。

今天是那位不朽老師過來的時間,所以他提前在門口等候,以示尊敬。

十天前,他就收到了虛擬宇宙公司回復的郵件,內容是封侯不朽『科波菲爾』願意擔當白羽的老師。

對於這個不朽,他是一點都不認識,不過西蒙好歹也是勉強封侯的人物,讓他幫忙打聽一番之後,就知道了對方是一位很強大的不朽,有著勉強封王的實力,而且是擅長『水,空間』兩大法則結合的不朽,更重要的是,也是擅長的劍法。

對於這個結果,白羽自然是無比滿意,這應該也是特意安排過的,要不然,普通的原始秘境成員,最多也就一個封侯級別的老師,不可能像他那樣得到一位勉強封王老師的指導。

「來了。」西蒙輕鬆說道。

他已經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本源法則之力朝著這邊湧來。

白羽極力遠眺,只看見一道藍色的流光劃破天際,瞬間落到他的跟前。

這是一個一米八左右的男子,身上穿著藍色的盔甲,脖子的位置隱隱有淡淡的魚鱗印記,長相非常的帥氣。

「你就是白羽吧。」科波菲爾看了一眼白羽,嘴角露出了笑容。

「白羽見過科波菲爾老師。」白羽恭敬的道。

如果說對於他的護衛長西蒙,他還可以命令他辦事,但是這一位封侯級的不朽老師,他現在的身份,最多和他平起平坐,更別說命令別人。

「恩,不錯。」看到白羽這麼懂禮貌,科波菲爾滿意的點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