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回到社會上面,你們可以跟你們的愛人在一起,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每天穿的美美的,星期天睡個懶覺,跟朋友逛逛街,美美容,然後去看看電影,這些都是你們可以享受的美好生活。」

「但是來了我這裡,美容逛街沒戲了,電影估計偶爾可以看一次,大部分時間,你們的皮膚估計會變得跟雷戰一樣粗糙,甚至還不如男兵,因為女人的內分泌更加容易失調,你們的皮膚會變得更差。」

「同樣,各種各樣的極限訓練會讓你們很容易有婦科疾病,也許說的嚴重一點,將來甚至你們想成為一個母親都沒有機會。」

「所以,你們確認你們現在考慮好了嗎?最簡單的一點,你們當中有一些人是有戀人的,我這麼說吧,你們現在跟你們的戀人也許幾天能見一次,甚至一個月半個月都可以見到,但是來了我這裡,不誇張的說,有時候半年都見不到。」

「不是我在誇張,而是這就是事實,所以,我這裡也很民主,你們誰要是想退出的話,現在就可以退出了。」韓雙認真的開口道。

韓雙的話讓所有人都沉默了一下,雷戰和陳善明都沒有開口,倒不是說他們的心智有多不堅定,而是他們很清楚,這些話韓雙不是說給他們兩個人聽的,而是說給這些其他人聽的。

畢竟他們的經驗和年齡都很年輕,他們根本不知道有一些地方的殘酷。

何晨光他們的情緒倒是還好,但是田果葉寸心她們的內心其實也並不是那麼堅定了,因為韓雙所說的這些東西已經完全展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這些殘酷她們是根本沒有體會過的,暗刃看起來福利待遇什麼的不錯,但是暗刃的殘酷也是普通人,乃至於普通的軍人都無法想想的,從錢旭東的經歷就看的出來,他隔很久才能夠回一次家。

至於遇到的危險之類的就更不用說了,談戀愛什麼的更不用說,不管是雷戰,還是何璐,又或者何晨光這些,他們想要跟原本的戀人繼續談下去,太難。

這些都是他們要承受的東西。

「這邊有給你們準備的東西,如果你們想好了,就帶著東西到隔壁的房間來,我在那邊等你們。」韓雙指了指旁邊的提前放好的東西,然後直接抬腿走向了隔壁。

等韓雙徹底離開之後,所有人都是面面相覷了一番,尤其是火鳳凰這些人,見到韓雙的喜悅也沒有了,此刻她們的心裡也並不平靜。

「這……怎麼辦?」唐笑笑多少有一些茫然的開口問出了所有人想問的問題。

~~~~~~~~~~~~~

PS:今天就兩更,請個假,今天心情不太舒服。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在張美怡的據理力爭下,一株小臂長短的根須被放入了紫檀木盒。

當場就交給高文了。

還有一株被老黑抱在懷裏。

沒人說什麼瑣碎的話語。

因為這群人在長春藤上分出了七株嫩芽。

大家都有的分。

抱着紫檀木盒,跟在張美怡身後出了武館。

回想起之前發生的一切,高文只能吐槽一聲『萬幸』!

『幸好這長春藤有的多,不然的話,就之前那幾位的態度,這清源村怕是會被這娘們給折騰黃了』

抱着盒子回了家。

高文有心想把這東西載入靈田,誰想卻被張美怡阻止了。

「長春藤不能入靈田。」

「什麼?」高文側頭看她。

「長春藤是屬饕餮的,環境越好它的胃口就越大,永遠也喂不飽,等它長大了,胃口更大了,就會去掠奪、甚至吞噬靈田裏其他的靈藥

稍微給點靈氣就行。

院子裏不是有棵桃樹么,你把幼苗栽到樹下,讓它繞着果樹生長就行。」

說着話,張美怡還若有所思的看了看高文院子裏的桃樹。

表情有些奇怪。

高文見狀也是無語。

這桃樹還是陳玄奘栽下的,一共就長了六顆鬼面桃,自從六顆桃都被陳玄奘給吃了后,半年多的時間裏愣是沒有重新結果的意思。

可說歸說,不管怎麼說,這桃樹也是好東西,高文可不想讓它就這麼被一個不知能不能養活的長生藤給禍害了。

「依你這麼說,那桃樹不也得被它給吞了?」

「不是的,這東西是活的,有心眼著呢。」張美怡下意識搖頭道:

「在發現附近只有這一顆靈植能給它靈氣后,它就會以一種伴生得方式生長,不但不會輕易掠奪,甚至還會反補一些它自己得靈氣幫助伴生靈植加快生長,以期待這株靈植快快長大,能幫助它吸收更多的靈氣」

「按你這麼說,這長生藤還挺聰明的咱們之前見到得那株那麼大,不會是成精了吧?」

「你以為?」

張美怡白了他一眼。

也沒和高文廢話。

順手從高文手中奪過裝有長生藤的紫檀木盒,取出分株栽到了桃樹根部。

說來也怪。

明明只是不大一點的幾根須子,可是這個分株在接觸到泥土后,卻是快速的鑽入泥土,且和鬼面桃樹的樹根之間沒有發生任何的衝突。

這幾乎玄幻的一幕,看的高文愣了下神。

「這小東西,剛出生就這麼聰明?」

「避凶向吉的本能罷了。」

拍了拍手上沾染的泥土,張美怡看着已經和鬼面桃樹『融為一體』的長春藤分株,滿意的點了點頭。

隨後。

就見這娘們沖着高文勾了勾手指,如桃花般的臉上閃過一絲媚意。

「夫君,夜深了呢。」

「」

看着頭頂的炎炎烈日,高文不由得陷入沉思。

樓上的兩個人又開始折騰。

他們不知道的是。

就在他們走後。

鬼面桃樹的樹榦後方,一隻色澤黝黑的鬼鴉卻是憑空出現。

鬼鴉落在桃樹的枝幹上。

先是看了看樹榦下正努力想要和鬼面桃樹『共生』的長生藤。

又抬頭看了眼高文居住房間的窗口。

那雙綠豆大小的重合瞳孔中。

居然人性化的顯露出些許憤怒。

停頓了能也一刻鐘。

就見其飄落到地面。

在落地的剎那

化作一道無面的虛化人影。

人影的到來似乎讓長生藤產生了危機感,開始更加努力的向鬼模桃樹的根部隱藏自己。

無面人靜靜的注視着這一幕。

作為這棟別墅眼下真正的『地主』,對於別墅內發生的大大小小所有事宜,無面人都有着本能的感知。

其中不單純是物質層面,也包括了類似精神、魂魄、甚至是氣運、吉凶也都有着天然性的感知能力!

這是身為靈鬼的本能。

它們是生存者在大都市內最能信賴的副手,也是莊園內天然的管家。

如若要推選出某些代表性人物。

璀璨城堡內的那位名為『伏誅』的存在,幾乎就是高位生存者與靈鬼之間的相處之道。

至於高文養的這一隻

實際上它早就蘇醒了。

只是沒有出現。

因為高文怕鬼。

它就盡量不讓高文察覺到它的存在。

除非遇到一些必須讓它出面的事情。

就比如之前高文在五指山下的遭遇,讓它不得不提前出世。

而眼下。

看着那株長生藤在盤住鬼面桃樹的一根根須就不再輕舉妄動后,靈鬼回過頭,望着二樓房間里還在胡搞的二人。

最終,還是默認了這一切。

逐步走入樹榦,消失在常人視野中。

相比起普通人的視角。

作為奇特存在的靈鬼,看向物件本質的目光無疑更加的通透。

高文以為這鬼面桃樹是陳玄奘吃剩的桃核種下的。

可實際上呢?

窮成那樣的陳玄奘,又哪兒弄來的『靈桃』?

無外是佛家覺悟之法。

樹是高文,桃是因果。

樹是種在院子裏,結出六隻鬼面桃。

實際上,那樹上結出的『桃兒』,不過是高文與六鬼之間的因果。

高文替其收屍,所以結下因果。

高文又不願接這因果。

發現這一點的陳玄奘,也就順勢帶走了六顆『鬼面桃』,算是代替六鬼與高文接下了這番因果。

因為這是其『丟失』的一部分。

也正是因為這樣。

才有了之後高文一系列的『桃色遭遇』。

包括那位慈音在內的許多人,不單純是被高文的外表所吸引雖然也有一部分的原因,可真正導致她們『入劫』的,還是陳玄奘欠下高文的大因果。

慈音之所以會出現,是某位大能的引導下,想替陳玄奘償還掉這份因果。

毫無疑問。

她失敗了。

再然後。

山鬼現世,天發殺機。

有些人發現棋盤亂了。

也就有了高文手刃陳玄奘,令其『重修一世』的事情發生。

在這個故事裏。

桃樹似乎只是一個背景板。

但實際上。

對於高文來講。

這顆被陳玄奘『點化』出的桃樹,在一定程度上是代表了高文的『氣數』『命數』以及『顯化的因果糾纏』的一株類似『本名詞牌』的物件。

樹既是高文。

問題來了。

既然樹是高文。

那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