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你看!」

「現在可是還有正是要辦?」

「我可是剛才,聽某些人說輸了就要自裁的?」

李天豹鬼機靈。

看眼前局勢對自己不利,他立馬岔開話題,將矛頭指向慕容痕身上。

遠處,剛剛勉強爬起來的慕容痕,聽到李天豹所說,他的兩眼通紅,怒視李天豹憤怒咬着牙,卻不知道怎麼給自己找台階下。

自己說的那些話,都是氣話,他怎麼可能傻到把自己老命搭上?

「對哦?」

「堂堂慕容家的家主,怎麼可能會言而無信?」

雷凌微微點頭,到很滿意李天豹把話題引到慕容痕身上。他面露冷笑,看着對面一言不發,站都站不穩的慕容痕。

「慕容痕,你是自己了斷?還是讓我替你動手?」

金不煥,虎目圓睜,不怒自威的注視對面慕容痕,殺人一事他很樂意效勞。

「不!」

「雷凌,你不看僧面看佛面。」

「我爸可是李天龍的岳父,你就高抬貴手吧?」

聽到雷凌不肯放過自己父親,重傷的慕容海頓時慌了,他面色蒼白,瞪大眼睛向對面雷凌替父求饒。

「雷凌。」

「要殺我慕容烈,這件事跟我爸沒關係!」

慕容烈咬牙切齒,哪怕是階下囚的他,仍舊還是那麼的硬氣,寧願代替父親一死,也不向雷凌低頭。

「夠了!」

「我慕容家的臉面,都讓你們兩個丟盡了!」

慕容痕看到兩個沒出息的兒子,他氣惱萬分,悔不當初為什麼要跟雷凌立下賭約?

想到這裏,慕容痕右手伸出成掌,一咬牙抬手向自己天靈拍去!

。還不等趙雪逢找到年幼的弟妹,更令她無語的事情發生了。

趙杏花結婚了,婚禮辦的非常熱鬧。

可問題是,婚禮之後的第二天,趙杏花便被婆家人送了回來。

原來,趙杏花之前不懂事,被人三兩句甜言蜜語便騙去了身子。

他們這是個閉塞的小山村,對女人的操守看的非常嚴格。

《心慌勿語》第187章:誰都有過去 「……」

林小芭以一副憋不住的模樣快速跑下樓去,鄭青雲則是一臉的汗顏。

他實在是無法想像,兒時心目中那如同救世女菩薩一樣的葉蕉,如今居然會把拉肚子這種事說得如此粗暴直白,不加一點修飾!

「……坐吧。」

徐長風倒是早就對此習以為常了,他此刻除了反省是不是自己沒照顧好林小芭才讓她受寒拉肚子,以及與鄭青雲獨處的一絲尷尬之外,也就沒多想其他了。

「啊,嗯。

你叫長風是吧?你是哪裏人啊?你多大了啊?你和小丫頭是什麼關係啊?你們是怎麼認識的啊?你們認識多長時間了……」

鄭青雲一坐下就是滔滔不絕地對着徐長風拋出了一連串的問題,就好像是要嫁妹妹的兄長在對未來妹夫查戶口一般。

然而,徐長風卻是根本不管他地,只招呼了小二過來點了一壺普洱茶,四碟山藥糕。

而與此同時另一邊,林小芭剛跑下樓梯,正好就遇見了踏進戲樓正門的齊驍占,遂她忙是衝上前去,不等他說一句話,就趕緊拉着他往戲樓的後院而去。

但畢竟這後院忙碌,林小芭也怕來往的人會聽了什麼去,故直接就把齊驍佔一起拉進茅房!

「蠢女人!你帶我來這兒幹嘛?!」

齊驍占被林小芭拽進茅房裏的那一刻,感覺自己的大腦都宕機了,他完全搞不懂自己怎麼會愛上一個這樣神經大條、舉止粗鄙、隨隨便便就拉着別人一起進到茅房這種完全不是個能夠讓人好好交談的污穢之地!

而且,他不僅愛上了這種女人,居然還愛得死去活來,甚至到了就算要跟別人分享她的心也一定要跟她在一起的地步!

他到底為什麼要為了這種女人,放棄自己身為男人的尊嚴和臉面?!

「當然是為了能跟你好好說話啊!不然能幹嘛?一起上茅房嗎?!」

林小芭卻反而一點自知都沒有地,吐槽起齊驍占來。

「你覺得在這裏能跟我好好說話?!」

齊驍占說罷就要推開林小芭地開門出去。

「誒,別走啊!院子裏人那麼多,我們怎麼好好說話啊,要是讓他們聽去了什麼,又要多生事端!」

林小芭見狀就趕緊拉住了齊驍占的手。

「你怕他們聽見我們談話而生事端,卻不怕他們看到我們一起進來這種地方而傳出什麼莫名其妙的話?」

齊驍占更是汗顏地回頭注視着林小芭。

「不會不會,我剛才手腳麻溜,看準了沒人注意的時候,閃進來的!

只要一會兒我先走,你過個一時半會兒再出去,基本就沒人能確定我們一起待在這裏過的!」

林小芭倒是考慮周到,但齊驍占還是頗為不滿道:

「要待你自己待,我才不在這裏跟你說話!」

齊驍占堅決要出去,林小芭眼疾手快地,出奇大力地將他的手往回一拽,再把他一推,就給他推在了房門上,由下往上地伸手壁咚住了他!

但因為他們的身高差距較大,冬日裏兩個人的衣服都厚實,故林小芭的臂長就顯得有些局促了,使得她這個壁咚不太像壁咚,更像是直接貼在了他身上!

「不就是說幾句話的功夫嘛?你這就忍不了了?

想當初你還讓我把你府上所有的茅房都打掃了一遍,這個仇我都沒跟你算了,你現在還跟我計較起這些來了!

那好啊,你今日要是出了這個門,他日若是不親自把你府上的茅房都掃一遍,就別想我再跟你說一句話了!」

林小芭仰著頭,「惡狠狠」地威脅著齊驍占,她說的話讓齊驍占很是頭疼,但她這副表情,卻讓齊驍占很想親她!

可是,他微微一低頭,這茅房裏的氣味就提醒着他,他現在身在何處,故他實在是吻不下去,只能作罷地又埋怨道:

「……我真是服了,這世上怎麼會有你這種蠢女人,你怕別人聽見,我們去後巷說不行嗎?為什麼非得在這種地方說?」

。 「你逃不了的,你逃不了的!」小蔓露出個冷笑,隨後一躍而起,直接飛了起來,追着喬伊娜身後追了過去。

「小蔓!」孫紅秀趕緊也跟着飛了過去。

兩隻女鬼一前一後追着自己是什麼體驗?

誰要是這時候問喬伊娜這個問題,她一定飛起一腳踹過去,想知道自己去體驗看看不就知道了。

邁著兩條發軟的腿,她一路逃到大門口,眼前的大門只要她從這裏出去,她就安全了。

喬伊娜的眼中爆發着希望之光。

她的手剛剛摸到木製大門,突然一股力量朝她擊來,喬伊娜只來得及發出一聲慘叫,然後眼睜睜的看着自己響着籬笆牆撞去。

「啊!」

關鍵時刻,孫紅秀及時趕到,將喬伊娜救了下來。

「孫紅秀,你又壞我的事!」小蔓的眼中滿是怒火與殺意。

她現在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殺掉一切阻礙她的人,擋她者死!

「小蔓,我不會讓你殺她的。」孫紅秀雖然有些害怕現在的小蔓,卻完全沒有退後的打算。

「那我先殺你!」說着再次沖向孫紅秀,兩隻鬼再次纏鬥在一起。

喬伊娜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另外一隻鬼要幫她,她們明明是一起的不是嗎?

現在她也來不及想那麼多了,她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趕緊逃!

趁著兩隻鬼在打架,喬伊娜悄悄摸向大門口,想再次趁亂逃走。

這一次也不知道那隻紅衣鬼是不是有了經驗,竟然一眼就看穿了她的想法,只見紅衣女鬼冷哼一聲,隨後一個揮手。

剛剛還在喬伊娜面前的木門竟然當着她的面消失不見了。

喬伊娜目瞪狗呆的看着這一幕。

隨後還不死心的在大門消失的地方摸來摸去,希望能把那扇門給摸出來。

結果當然還是讓她失望了,消失的大門就像真的不見了一樣,現在在她的面前除了一堵牆之外,再無其他。

就像那扇大門從未出現過一般。

「門呢!門去哪兒了?」喬伊娜絕決的看着眼前的籬笆牆,整個人都不好了。

「從後門走!快走!」孫紅秀百忙之中抽空對喬伊娜喊道。

小蔓現在已經成了厲鬼,實力完全不是孫紅秀能比得上的,為了纏住小蔓,孫紅秀可說是用盡了一切手段。

她現在只能盡量拖延一下時間,敗下陣來不過是遲早的事。

喬伊娜聞言也顧不得孫紅秀所說的是真是假,完全來不及多做思考,她拔腿就朝着後門的方向跑去。

好在她昨天來過這間屋子,知道後門在什麼地方,完全不需要像無頭蒼蠅一樣到處找。

「你走不掉的!」小蔓一腳將孫紅秀踢飛,隨後再次追了上去。

被踢得飛出去直接撞到樹上的孫紅秀,甚至來不及查看自己的傷勢,就立刻追了過去。

等到孫紅秀趕到的時候,喬伊娜已經被小蔓抓在了手上。

只見喬伊娜雙腳離地半米高,被小蔓掐住脖子將她整個人提了起來。

「快住手啊小蔓,你要是真這樣做,就再也回不了頭了!」孫紅秀飛到小蔓面前,一臉

緊張的對小蔓說。

「回頭?我為什麼要回頭,等我得到了她的肉身,我就可以重新再活一次,這不比再投

一次胎強嗎。」

小蔓掐著喬伊娜的脖子說道。

喬伊娜被小蔓掐住脖子提在半空,因為無法呼吸,她已經開始翻起了白眼,再過不久真就要被小蔓給掐死了。

小蔓當然不可能讓喬伊娜就這麼死了,她要真死了這具肉身也會跟着死去,到時候就算她得到了喬伊娜的肉身也沒用了。

等喬伊娜已經完全失去意識之後,小蔓這才將人扔到了一邊。

而此時喬伊娜的魂魄,也在無意識中離了體。

靈魂離開的喬伊娜以為自己已經死了,看着自己倒在地上的『屍體』整個人都不好了。

「我……我……我死了!」

喬伊娜完全接受不了自己已經『死亡』的事實。

她一臉崩潰的大哭起來,卻哭不出任何眼淚。

「這具身體,現在是我的了。」小蔓笑了起來,隨後咻的一下飛進了喬伊娜的身體當中。

小蔓的這一通操作,將喬伊娜給驚得目瞪狗呆。

「還愣著幹什麼,快把她拉出你的身體,你不會真想看着她取代你吧。」孫紅秀看着還傻愣愣站在一邊發獃的喬伊娜沒好氣的說。

「哈?」這什麼情況?

喬伊娜懵逼的看着孫紅秀,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

從剛才開始她就一直在狀況之外,從頭到尾她就沒把事情搞明白過。

「你傻啊!看不出來她想占你的肉身,你現在要是不把她趕出你的身體,等到她與你的肉身完全融合,你想再把她趕出來可就難了!」

孫紅秀對着一臉懵逼的喬伊娜喊道。

此刻小蔓剛剛進入喬伊娜的身體,與身體的融合度不高,想要把她趕出來不會太過困難。

孫紅秀簡直對這個傻愣愣的喬伊娜無語了。

這到底是誰的身體啊,怎麼弄得好像是她的身體一樣,她倒是置身事外的樣子。

不想再看喬伊娜賣蠢,孫紅秀調集周圍的陰氣,想要將小蔓逼出喬伊娜的肉身。